5jjbu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222.業火、制裁與傀儡師展示-s5ni7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墓地中【中生代化石骑士骷髅骑士】的效果发动,通过从墓地中将这张卡除外,将你场上的一只怪兽破坏,我选择破坏你场上的【二重无人机·指挥狙击机】。”
“【二重无人机·指挥狙击机】的效果发动!这张卡有两个无人机指示物放置,对方将怪兽效果发动的场合,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然后给予你1000点伤害!”
“手卡中的【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的效果发动,场上有从额外特殊召唤的怪兽存在时,自己、对方的主要阶段,这张卡特殊召唤,并且,当我方场上存在【教导】怪兽时,再选对方场上一只怪兽效果无效化。”
特殊召唤与无效化同时处理,无人机的光芒顿时偃旗息鼓。
“轰!”
星空之下,黑白相间的异色格大地之上,剧烈的爆炸让一道人影倒飞而出,向后滑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才终于停下。
“可恶……”血色牧羊人终于想明白了什么,“这家伙不是稻草人!”
稻草人他见过,也和他决斗过,那种令人绝望的不只是决斗技术,还有庞大的压迫感,无论何时都将对手压的死死的恐怖自信和力量。
而眼前的对手,并没有那种庞大的压迫感,就像是放弃了气势,只用恐怖的决斗技巧碾压对手一样……
“模拟了思路的AI吗!?”血色牧羊人惊魂未定。
“仅仅是模拟了思路,但是并没有模拟性格,竟然也能将我逼到这个程度,应该说不愧是稻草人吗……”
他的场上一片空白,而对手的场上则集齐了能将他的生命值变为0的怪兽数量,一只1500,一只2500……
更令他惊恐的是,他发现他无法向外界发送他遭遇了什么,甚至无法强制登出。
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决斗盘现实出来的检测结果,附近存在大量的another程序,并且含量越来越多。
令人绝望的现实。
“果然,another程序是SOL公司的人自己制作的东西吗?!”不然的话,不可能在这个数据库的最中心找到这样的程序。
“想拖延时间吗?”King的棋子在白色的假稻草人身后,淡淡的笑了声,“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那也无妨,我告诉你,没错,another程序就是SOL公司制造的,或者说,就是我亲自制造了another程序。”
“!”原本只是想拖延时间的,但是血色牧羊人没有想到,King就这样大大方方承认了,another的制作者就是他。
迄今为止,another程序造成的人员失去意识已经突破五位数,造成了不知道多少人员伤亡和家破人散。
许多医院因为病人家属放弃,病人被单独遗弃在医院里,而不得不将治疗费用强制扣在病人头上。
很多人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背上了天价的债务。
哪怕表面上SOL公司将所有的负面新闻都压了下来,但是这些东西只要稍微关注一下就能看见。
九陽神君
更不要提一直关注着SOL公司的血色牧羊人。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血色牧羊人默默的开启了录音程序,“制造这种程序,并且用它制造了一出又一出惨剧,你这家伙是在享受作为神的快乐吗!?”
他抱着侥幸心理,也许,这些录音能在自己变成植物人之后被发现,也许就能让King和SOL公司得到惩罚……
“不是哦,”King说道,“我所创造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你们的大脑。”
“大脑!?”
“准确的说是寄宿在你们大脑中的意识、大脑的容量和计算功能。”
“你是想跟我说人类的大脑只开发了30%,你为了那剩下的70%所以才做了这些事情吗?”血色牧羊人冷笑道。
“不,我所做的是,你们那大脑开发的30%,归我了。”
“!?”
“如果你能知道这个世界构成的话,也许不会这么傻傻的冲到link vrains最深层……”King的声音带着悠闲,似乎已经知道了血色牧羊人正在偷偷的录音,但是他却毫不在意。
“知道超弦理论吗?”King抛出了一个问题。
“你指的是弦的分裂和结合构造了世界万物吗?”血色牧羊人说道,“那种停留在纸面上的遐想与我所问的问题有关?”
“有关,而且关系不浅。”
King停顿了一下,如果King此时是人身的话,那么他现在在笑,在沉默无声的笑。
“知道吗,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King说道,“我用零和一两个数字一个一个敲出了这个世界,只是最后,这个世界并没有成为我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血色牧羊人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早有预料吗?”King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还要问什么?”
“这个世界……”血色牧羊人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是假的?是幻觉?是虚拟世界?”
血色牧羊人猛地抬起头,大声喊道:“不可能的!你说这个世界是假的,我不相信!因为没有人能证明……”
“你们似乎愚蠢的难以想象,”King说道,“你们难道就没有发觉到一些古怪的事情吗?Link vrains的登录设备,那个决斗盘,不需要连接任何神经就能直接让你们登录link vrains,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最不科学的吗?”
“……”血色牧羊人听到King的话,似乎愣了许久,随后猛地看向手腕上的决斗盘。
“想到了吗?”King说道,“那里面没有神经连接装置,有的,只是允许你们打破世界壁,从一个世界跳到平级的世界这种权限认定。”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粉基地】即可领取!
血色牧羊人向后退了一步,虚拟形象的脸上很拟人化的显露出一丝难以置信。
“没错,正如那些科幻小说中描述的一样,现在,真实的你被关在了一个狭小的囚笼中,被无数的导线导管连接着维持你的生命,而你所经历的一切,你的感受,你的视觉,你的听觉,你的味觉嗅觉乃至感觉,都是通过电脑控制并且传输到你的大脑中并且反馈出来的。”
“你骗人……”
血色牧羊人眼中的难以置信逐渐被绝望所取代,“你骗人!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一直以来的追求还有什么价值!?我是为了向伊格尼斯,向所有AI复仇才出现在这里的!现在你告诉我,连我都不是真实的,只是被机器控制着,那我和AI还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King在笑,“你是一个憎恨着AI的人类。”
血色牧羊人再度愣住了,听到King的话,他的眼中闪过了更大的茫然和难以置信。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惊天大阴谋,而这个阴谋的脉络和主使者都在自己的面前,正用猫戏老鼠一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是你……”
控制人类,控制着AI,甚至制造了AI中的佼佼者,可以取代人类的伊格尼斯,并以此作为背景制造矛盾……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聊天的时间是不是太多了?”King的话打断了血色牧羊人的疑问,将他拉回了现实。
现在依然是在决斗中……
血色牧羊人转过头,却看到【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对准他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战锤。
“战斗,用教导的圣女对你直接攻击。”
圣女手中战锤猛地挥下。
“这个瞬间,【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的效果发动,自己的教导怪兽攻击宣言时,所有【教导】怪兽攻击力上升500点。”
【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atk:1500→2000】
【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atk:2500→3000】
“轰!”血色牧羊人倒飞了出去,“咕哇!”
他感觉到了真实的痛苦,一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疼痛感让他醒了过来,他的身体在错乱的数据中不断变换,在血色牧羊人和道顺健碁之间来回切换。
麻辣女兵之梦在璇舞 繁星初水
但是他终究还是缓了过来,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只是虚拟影像而已,终于,他的形象稳定在了血色牧羊人的虚拟形象上。
终于,胸骨的剧痛停止了,然而就在这时,寒光从天而降。
“战斗继续,用【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对你直接攻击!”
大骑士长背后的披风仿佛天使一般飘扬着,被她持在手中的巨剑高高的扬起,对准血色牧羊人猛地挥下。
“噗!”
“额啊!!!”血色牧羊人飞了起来,身体传来的痛苦让他不断的将虚拟与现实联系在一起,于是他身上的数据再度跳动起来,在血色牧羊人与道顺健碁之间来回切换。
最终,数据停留在了道顺健碁的身上。
【道顺健碁LP:2000→0】
“没想到,仅仅是这样一次擅自行动会出现这么大的风险吗……”
道顺健碁倒在了白色的格子上,鲜血从胸前的狰狞伤口处溢出,在白色的格子上绘出了凡人的苍白无力。
獨寵世子妃 寧願
原本为血色牧羊人准备的各种黑客程序,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倒在地上的道顺健碁褪去了所有光环,只是一个凡人。
道顺健碁艰难的举起手,想要将刚刚录下来的内容发出去,然而菜单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呼唤到面前。
世界是假的吗?
一丝丝鲜血顺着道顺健碁的嘴角溢出,让他醒悟了过来。
俠之初體驗
无论是现实还是虚幻,在King的面前都是他一句话、一个念头的事情。
看着被光环笼罩的“皇帝”棋子,那根仿佛擎天的玉柱反而遮住了天空,在那一刻,道顺健碁似乎明白了King究竟想干什么。
道顺健碁对着King缓缓的伸出手,那光环似乎触手可及,因为那光环的一部分,就笼罩在他身上。
Another究竟是什么……他明白了。
一个选择,通向两个方向,一无所有的死亡,与如被锁在囚笼中如同暗无天日的奴隶一般生存。
“原来如此……”道顺健碁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溅起了他身下的那一滩血迹,在白色的地板上砸出一道血花。
死亡是天堂,活着才是地狱。
“不,你没得选。”King身上的光环燃起了炽热的光芒。
在光芒笼罩之下,道顺健碁的“尸体”化作了数据流,朝着天空飘去。
就连那具“尸体”下方的血迹也一同化作了数据消散。
飘散的数据被神环所聚拢,而神环又跟着扩大了几分。
“还是不够……”King看着神环,说道,“也许,应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白色凝胶的假稻草人转过身来,抬起头看着King,而King也注意到了这个没有得到命令的擅自举动,如果他此刻有表情的话,那应该是在笑。
閃婚9分9秒:大牌甜妻難搞定
King与假的稻草人,就那样对视着。
礦仙 影·魔
片刻后,King终于笑出了声,“真是好用的傀儡,不过可惜啊,如果那个孩子能像你一样,只是一个听我命令的傀儡,那就好了。”
说到这里,King又在心里补充道,“那孩子,却总有自己的想法。”
“那不可能的。”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头戴风帽,出现在了黑白的异色格子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