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v9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奧特世界傳-第486章 和平之星[3]讀書-7m5uf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激光打向那尔切斯星人的面门,那尔切斯星人脸色一变,急忙侧身躲开风野信手里拿着的布莱斯特手枪发射出来的激光。
而在那尔切斯星人躲避风野信手里布莱斯特手枪发射出来的激光的时候,风野信身后的假屋狩矢也将控制台用布莱斯特手枪销毁,由美村良和中岛勉急忙去将被束缚住的众人解开束缚。
“飞鸟你没事吧?”由美村良下意识的先跑到了飞鸟信的身边帮飞鸟信解开绑住他的宽条,而中岛勉则是来到了喜比刚助的身旁帮喜比刚助解开束缚。
喜比刚助刚脱身就先帮自己的女儿喜比园香解开束缚,但是喜比园香还在昏迷的状态当中且尚未有清醒的迹象。
而另外一边先下来的飞鸟信帮羽须美解开了束缚。
羽须美刚下仪器就从仓库里面随便的找了根棍子丢向那坨梅诺法,但看起来并没有对梅诺法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
而被风野信挡住的那尔切斯星人看见羽须美这么对待自己制造出来的生物兵器顿时勃然大怒,它张开嘴巴发出尖锐的叫声,风野信在看见那尔切斯星人张开嘴巴的一瞬间就用能量将自己的耳朵给堵了起来。
这是他经历过拉布摩斯的那道穿透力极强的音乐之后想出来的抵挡这种拥有穿透力的魔音的方法。
现在看来这个方法取得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起码现在他的耳朵里面是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在看见那尔切斯星人闭起嘴巴的时候风野信就将能量撤了下来,随后抬起布莱斯特手枪就朝那尔切斯星人开了一枪。
毫无防备的那尔切斯星人被风野信的这道激光打中了胸膛和肩膀的中间位置,吃了一击激光的它很是震惊的看着风野信,满脸的疑惑:“你为什么会没有事?”
“啊,可能是我耳朵不好使吧。”风野信呵呵的自黑了一句,随后又将布莱斯特手枪对准了那尔切斯星人。
但是那尔切斯星人并没有打算跟风野信纠缠多久,它急忙绕过阻拦着它的风野信来到了梅诺法的身边将一直找东西攻击梅诺法的羽须美一挥手扇开后跳向了梅诺法。
那尔切斯星人转过身将身体与梅诺法融合在一起,“就让这熟悉强烈的愤怒和憎恨的力量来支配我的细胞组织吧!”
穿越之无敌恶女
梅诺法彻底将那尔切斯星人吞噬进了体内,随后身体逐渐的开始变大,然而原本就是一坨的梅诺法就算是变大了也还是一坨。
梅诺法巨大的身躯将湾岸地区的D7仓库的仓库撑爆,大家怔怔的看着变大了的梅诺法。
而喜比刚助的注意力却是被砸下来的钢筋给吸引住了目光,而这根钢筋掉下来的地方正是还在昏迷中的喜比园香的地方。
喜比刚助急忙跑过去意图用身体来挡住往下坠落的钢筋,却在刚刚赶到的时候,一道身影也赶了过来将这根巨大的钢筋给一脚踹了出去。
风野信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歪头看向喜比刚助微笑着道:“我们来支援了还让喜比队长受伤的话那真是会让我感到很困扰的。”
喜比刚助笑了笑:“谢了,风野指挥!”
“不客气。”风野信微笑着一摆手,“胜利神鹰号驾驶过来了。”
“好!”喜比刚助顿时明白了风野信的意思,身为超级胜利队的队长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只让自己的队员去战斗的呢!
喜比刚助看向羽须美,郑重的拜托道:“这孩子就拜托你了,拜托了!”
“这孩子你就放心交给我吧,去吧。”羽须美回应道。
神探博博之壹切都是局 呂文博
喜比刚助重重的点点头,跟着风野信一起离开了已经成了废墟的D7仓库,一直等着他们的飞鸟信见他们离开了D7仓库也急忙跟了出去。
风野信回到星翼号绑上安全带,看着喜比刚助跑向了已经解体出三架战斗机出来的贝塔号上面,而阿尔法号停在星翼号的不远处,两架战斗机放的都是在D7仓库的背面,飞鸟信急忙往阿尔法斯佩里奥号的方向跑过去,而此时其他的三架战斗机此时已经起飞了。
然而三架战斗机刚刚起飞就差点被梅诺法发射出来的负极能量弹给击中当场坠了机,险而又险的是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躲避开了梅诺法的负极能量弹。
身处梅诺法体能的那尔切斯星人看见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对于这么突然的攻击都能够很快的反应过来进行躲避,心里对于现在正在飞速发展和开始侵蚀宇宙的地球人更觉得忌惮起来。
风野信和飞鸟信看见三架战斗机完好无损的躲避开了梅诺法的负极能量弹顿时松了一口气,飞鸟信原本已经捏在了手里的闪光剑此时也被飞鸟信重新的放在了队服里,紧张的握起的双拳松开,飞鸟信回到了阿尔法斯佩里奥上,绑好了安全带。
风野信驾驶着星翼号快速的冲了出去,阿尔法斯佩里奥紧跟其后飞到了天空中,因为现在的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还能应付梅诺法的攻击所以飞鸟信并不觉得现在就要变成戴拿跟梅诺法战斗。
起码真的要到极限之后才能靠戴拿的力量吧?
星翼号和阿尔法斯佩里奥紧跟在重新组成了胜利神鹰号的战斗机后面,自动锁头瞄准了梅诺法随后按下了攻击的按钮向着梅诺法发射出了激光。
激光打在梅诺法的身上就好像是打在了棉花的身上,又或者是打在一个QQ弹弹的像是果冻的东西的上面一样,激光打在梅诺法的身上被梅诺法给瘫了回来四处乱飞,而梅诺法原本被激光打凹了的身体重新变回了原来的形状。
“这,这只怪兽的身体会弹?”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看见梅诺法QQ弹弹的身体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而已经将昏迷了的喜比园香带上了自己的汽车的羽须美看见超级胜利队和梅诺法战斗的场面,立即从汽车里面拿出来了随身携带的照相机对着梅诺法和超级胜利队战斗的场面一帧一帧的拍下来。
在拍摄的过程中,羽须美看见梅诺法的身上有着一根奇怪的东西,羽须美当即对着有着奇怪的东西的地方用照相机将那个奇怪的东西放大。
那个奇怪的东西在羽须美的照相机里渐渐的被放大,而羽须美也在放大了的图像中看清楚了那个奇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正是羽须美之前生气的朝梅诺法扔东西的时候,在那时候插进了梅诺法身体,在梅诺法的身上像一根刺的棍子。
羽须美见状,急忙放下照相机,将照相机丢进了汽车里面然后开始调频道,羽须美拿起话筒道:“喂喂?谁能听得到我说话吗?怪兽的腹部的地方有个小裂缝,可以朝那里攻击!”
喜比刚助听着通讯器里响起来的算不上熟悉但不算是陌生的声音,嘴角掀起了一抹笑容打趣着羽须美说道:“入侵无线频道可是违法的啊,羽须美先生。”
“但是我这也是帮忙不是吗?”羽须美轻笑起来。
“啊,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所以你准备好相机了吗?”喜比刚助笑着说道。
“照相机这个可是我吃饭的伙计,当然已经准备好了!”羽须美回答,随后拿出了照相机,关掉了无线频道的通讯。
喜比刚助将自动锁头瞄准了梅诺法的腹部开始放大那个有个裂缝的部位然后将锁头锁定了那根小刺扎着的地方。
那尔切斯星人感觉到了威胁,它的脸从梅诺法的身上显现出来:“你觉得这样做你不觉得粉刺吗?你打败了我,那你的女儿就会变回之前原来的样子!”
“园香……即使不原谅我也罢!讨厌我也罢!那才是真正的她!”喜比刚助声音铿锵有力的回答着那尔切斯星人的腹部处的那道裂缝处,随后打开了通讯器连接其他战斗机的通讯器大声道:“它的腹部的地方有一道裂缝!大家一起攻击那个地方!”
得到消息的大家立即回应了喜比刚助。
“风野指挥,就麻烦你的星翼号来做最后的攻击了!”喜比刚助继续说道。
红绣鞋的故事
風花醉
“没问题!”风野信微微一笑,随后驾驶着星翼号往后退开,旋即亮出小型奈奥麦克斯炮的炮口,自动锁头锁定了身形巨大的梅诺法身上的那根微小的刺,金色的光芒开始在星翼号的炮口凝聚蓄能。
胜利神鹰号分解出三架战斗机,跟着阿尔法斯佩里奥牵制着梅诺法的负极能量弹,喜比刚助趁此机会,按下了攻击按钮攻击向那根刺的位置。
其他三架战斗机在躲避开梅诺法的负极能量弹之后也在自动锁头瞄准好了梅诺法身上的那根刺的位置按下了攻击按钮。
四架战斗机发射出激光打向梅诺法身上的裂缝处,激光打在梅诺法的裂缝处将梅诺法身上的裂缝打的更开。
见状,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再接再厉的躲开梅诺法越加狂暴的发射出来的负极能量弹,在负极能量弹攻击的空隙里用自动锁头锁定了梅诺法身上的裂缝,随后按下攻击按钮发射出数道激光打在梅诺法身上的裂缝处将梅诺法身上的那道裂缝再次扩大。
“可恶啊!”
骗婚,老公请自重 苏小草草
超级胜利队的牵制完全惹恼了融合进了梅诺法身体里面的那尔切斯星人,那尔切斯星人猩红起来的瞳孔在目光扫视了一下,视线触及在星翼号的身上的时候当机立断的放弃了这跟苍蝇一样完全打不到的四架战斗机,将目光放在了因为要蓄能而无法移动的星翼号上。
那尔切斯星人当即凝聚出几颗负极能量弹发射向星翼号。
原本还在紧绷着神经防止被梅诺法发射出来的负极能量弹的超级胜利队在看见负极能量弹并没有向着自己这边袭来的时候怔了一下,他们连忙去看负极能量弹飞出去的痕迹,完全就是对准了无法移动的星翼号而去的。
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顿时一惊,他们急忙的驾驶战斗机想要去帮星翼号挡下这些负极能量弹,但是飞鸟信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星翼号和自己的队友的战斗机被打下来,焦急的他急急忙忙的从队服里面拿出闪光剑举起变成戴拿挡在星翼号的面前。
戴拿急忙撑起奥特屏障将梅诺法发射出来的负极能量弹全部挡在了奥特屏障的外面成功的将正在蓄能的星翼号保护了下来。
而看起来快要来不及赶上帮忙挡负极能量弹的三架战斗机见状总算是松了口气,戴拿见负极能量弹已经全部被自己挡了下来并且还没有续上攻击的时候便让开了身体来到了星翼号的机侧,跟着已经蓄好了能量的星翼号双手抬起开始凝聚能量,将双手组成“L”字形随着星翼号发射出奈奥麦克斯炮一起发射出索尔捷特光线。
两道威力巨大的攻击全部打在了跟个靶子一样无法移动的梅诺法的身上的那根刺所在的地方,能量全部尽数灌进了梅诺法的身体里面将梅诺法身体里面的细胞全部撕碎摧毁,狂暴的能量开始撕毁梅诺法的身体在梅诺法身上冒出了金色的光芒。
最后将梅诺法的身体彻底撕裂,梅诺法的身躯爆炸开来,无数的碎片坠落到地面上冒着白色的硝烟。
傲世武皇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而梅诺法的消灭,也让昏迷当中的喜比园香醒了过来。
————
此时五架战斗机已经落了地。
基友百合记
羽须美望着逆光中的喜比刚助的身影,心里总算是认同了这个随着时代而变成了超级胜利队的队伍,他微笑着看着喜比刚助:“这一仗打的很漂亮,喜比队长。”
“你帮的忙也很大,羽须美先生,如果不是你提供的梅诺法的弱点,我们恐怕不会赢得这么轻松。”喜比刚助轻松的笑着,他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