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第483章 王族懸案閲讀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叮叮叮……
漫天刀光席卷而至,都被巴尤恩挡了下来,这人马族的手臂挥动,如同两把不断弹射的刺枪,直接与锋利的刀刃碰撞着。
“你们不用出手,她是冲着我来的……”巴尤恩沉声道。
双臂连挥,恢复实力的巴尤恩,此刻展现了他的惊人战力,双臂如铁铸一样,那些刀光只在其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白痕。
林川等同伴很是惊叹,出手的人的实力不俗,那刀气相隔很远,都有种刺骨的锋锐,乃是到了六境的层次。
巴尤恩的实力,在受伤之前,距离七境也是不远了。
但是,现在伤势刚愈,实力远远没有恢复到巅峰,竟是凭着一双铁臂,就挡下了这样诡异的刀势。
不过,一行同伴微微皱眉,这刀势着实奇怪,从四面八方袭至,仿佛是数十人同时攻来。
但是,这些气息分明又是一个人……
而在林川的感知中,则是看到一截截躯体中,不断迸发刀光,饶是以他的见闻,也没见过这样奇异的刀技。
砰砰砰……
漫天刀光越发凌厉,终是突破了巴尤恩的防御,将他身上的衣物斩成一条条的,露出布满疤痕的精壮上身。
此时,从通道尽头的大门内,传来那女子的冷笑:“巴尤恩,你还是如此托大,这么多年了,实力没有寸进。还想一人挡下我的刀阵?”
说话间,刀势一下子猛烈数倍,再不是无序的攻击,而是呈一种螺旋之势,将众人都卷了进去。
这一幕,使得老艾丹等人也是眼角直跳,如果说刚才,这样的刀势对于他们来说,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现在,则是截然不同的情况,刀势一旦成阵,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相当于一群六境强者齐齐攻至。
只是,这样奇异的刀技,真的是一人施展出来的么?
“没办法了,人马族小子,你别怜惜你的老相好了,她这就是要杀你。我老人家只能出手了……”
老艾丹怪叫一声,双手套着一对臂铠,朝着前方轰去,那臂铠中的气劲不断膨胀,形成两层护罩,挡在了前方。
海乌亚则是嘿了一声,发出一声低呼,屈指连弹,一道道柔劲直射出去,与一道道刀势缠绕在一起,消弭着其中的力量。
福勒、傀,则是挡在鱼叉,小女孩身前,免得两人被波及。
林川微微皱眉,他摸了摸身上的特质枪械,想了一想,考虑到巴尤恩与这人的关系,还是放弃了使用。
右手一抖,一道森冷的剑光倾泄而出,却是朝着两侧蔓延开来。
潮汐般的剑势延绵不绝,恰好挡下了从两侧,侵袭而来的无声无息的刀劲。
叮叮叮……
一阵脆响,通道尽头的大门内,那女子惊异一声,而后刀光瞬间消失。
“看来你带来的帮手都不弱嘛……,进来吧……”
通道的灯再次亮起,那道声音冷幽幽的开口。
巴尤恩干笑一声,领着林川等人,穿过通道,进入那扇大门内。
门内,是一个大厅,足足有千米的面积,银漆的长桌后,坐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子,戴着半截蝴蝶面具,漠然瞪着走进来的雄壮人马。
“蝶儿……”巴尤恩开口,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林川等人看得直摇头,巴尤恩此时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负心渣男的笑容。
砰!
一只银杯子狠狠砸了过来,在巴尤恩脑门上炸开,猩红酒水淋了他一头。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过来找我……”蝴蝶面具女子纤手握紧,愤怒叫道。
一旁,林川等人早就见势不对,躲到了一边,唯有小白牛鱼叉没怎么见过这场面,距离比较近,被泼出的酒水溅湿了衣服。
鱼叉见状,连忙躲到一边,与其他同伴站在一起。
“我这么多年没来找你,是有苦衷的。”
巴尤恩苦笑,“我这些年受了重伤,一直在养伤,直到不久前伤势再痊愈,就立刻过来找你了。”
当年,在施海山城的秘密实验基地,乃是人马族的绝密,就算是人马族内部,知情的都不多,巴尤恩与这女子关系虽是特殊,却也没有告知。
闻言,蝴蝶面具女子冷笑连连,讥讽道:“我猜你也是受了伤,否则,像你这样的穷凶极恶之辈,这些年来又怎么可能销声匿迹,早就该出来兴风作浪了。”
“蝶儿,我以前行事虽然有些张扬,但是,还称不上穷胸极恶吧……”
巴尤恩皱眉,为自己辩解,这女子如此反应,他只当是在气头上所致。
一行同伴看着这对男女之间的气氛,颇有些想坐到一旁,拿一些零食,看着一场大戏上演。
可惜,这大厅布置虽是奢华,却找不到什么零食,蓝小喵趴在小女孩怀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两只眼睛晶晶亮,期待着电视剧里的戏码上演。
此时,却听那女子又道:“在这北地,还有比你更穷凶极恶的人渣么?当年色胆包天,J杀了北方王族的海柔尔公主,还有她的侍女,还有拉德夫将军的独女……”
“你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还敢来找我?!真以为我对你那么钟情,不会告发你么?”
卧槽?!
林川等人听得目瞪口呆,齐齐看向巴尤恩,难怪这家伙被通缉,竟犯下了这样的重罪。
也难怪那通缉令是绝密,这牵涉到北方王族,与人马军团之间长久以来的盟友关系,如果泄露出去,星奥帝国皇室可太高兴了,这有太多文章可做。
“不是我!?”
注意到一行同伴看着自己的眼神,巴尤恩两眼赤红一片,低声咆哮道:“我根本就没做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对海柔尔阿姨,还有拉德夫将军的女儿,做那种事……”
瞧着巴尤恩面色抽搐,状似癫狂的样子,蝴蝶面具女子晒笑,“巴尤恩,你就别做戏了,如果不是证据确凿,我也不敢相信。这个事情,可是北地王族、人马军团都证实了的……”
这他么的是怎么回事?!
巴尤恩两眼瞪大,脑袋里一片混乱,他来此之前,还想着是不是实验室的爆炸,其中引起了什么误会,却没想到竟听到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
尤其,他与海柔尔公主的关系,一直是不错,视之为长辈,却突然听到这样的噩耗。
“这不可能!?”
巴尤恩嘶吼,如同一头野兽般,迸发出可怕的杀气,令在场的人们心惊不已。
林川见状,发出了一串指令,三只机械蜂呈品字形射出,尾刺结结实实的刺入巴尤恩的后颈,注入电磁能量波。
机械蜂的尾刺,发出的电磁能量波有好几个波段,有着各种作用,能御敌,结成防御罩,还能对生灵的神经形成刺激,造成麻痹,失忆等作用。
现在,机械蜂的尾刺发出的电磁波段,则是让巴尤恩迅速清醒。
砰!
巴尤恩单膝跪地,额头的冷汗不断渗出,摆手道:“多谢先生,我没事了。这件事,还请诸位助我!”
林川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揉着额头,在绿洲集镇上见到那秘密通缉令,他就预感此行会有不小的麻烦,却没想到这麻烦单是看表面,就已经让他不想去碰。
不过,想到人马族的【地王武装】,林川暗中摇头,也只能牵涉进去了。
银色长桌后,蝴蝶面具女子看过来,打量着林川,冷眸中有着惊异之色,她其实早就注意到林川。
刚才的一番交锋,在施展刀阵之时,隐藏的杀招,就是被这年轻机械师悄无声息的破解的。
她对此本就有些惊异,现在,看巴尤恩,以及这群人对待这年轻机械师的态度,分明是以其为首的架势。
这可就很不寻常了,先不说这群陌生人,她可是知道巴尤恩的,这个人马族长之子,当年在北地的张扬程度,那可是出了名的,就算是其哥哥,也不见得有多敬服。
但是,巴尤恩对待这年轻机械师的态度,却透着一丝尊敬。
“这位女士,能说一说,北方王族那件惨案发生的时间么?我想对一下时间。”
林川这般说着,又指了指巴尤恩,“巴尤恩先生12年前,因为身受重伤,在佛卡高塔市政厅监狱里秘密养伤,一直到一个多月前,伤势才愈合。如果北方王族的那件惨案,是在这段期间,我觉得……”
蝴蝶面具女子霍然起身,面具下的美眸有着难以置信,她惊呼道:“不可能?!那件惨案是在11年前发生的,现场的证据显示,的的确确就是巴尤恩他……”
话未说完,林川已经将一份证明递了过去,这是临行前,准备好的文件,证明巴尤恩在佛卡高塔市政厅监狱,待了足足12年,其上不仅有佛卡高塔执政官的印章。
还有菲龙中将亲自的印章,加亲笔签名。
“这……”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蝴蝶面具女子将这份证明书,输入光屏验证了一下,已是说不出话来。
佛卡高塔执政官的印章,在北地并没什么公信力,但是,菲龙中将的印章加亲笔签名,那可太有说服力了。
“还有,这是巴尤恩先生的伤势报告……”
林川又递上了一份资料,有关巴尤恩的治疗情况。
其实,在蝴蝶面具女子说出,那桩惨案发生在11年前,在场的众人就知道,与巴尤恩是没有关系的。
就算在市政厅监狱期间,巴尤恩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那伤势的部位,也决定他犯不了这种案子。
“这是有人陷害你……”
蝴蝶面具女子盯着巴尤恩,忽然一个闪身,以闪电般的速度,扑入这人马宽阔的怀中,低声抽泣起来。
林川撇嘴,瞅着巴尤恩的大手,已经摸到了蝴蝶面具女子的腰身以下部位,他出声打断:“两位,先别顾着叙旧情了,坐下来互相核对一下情况吧。”
“当然……”
这对搂在一起的狗男女齐齐点头,却没有分开的意思,蝴蝶面具女子更是毫不避嫌,坐在巴尤恩腿上。
不愧是北地施海馆的馆主,真放得开……
一行同伴摇头,纷纷落座,福勒则是两眼发光,这浪荡的家伙想到既然蝴蝶面具女子,是这个地方的馆主,那今夜他岂不是可以在这里……
林川瞅了老艾丹、海乌亚,还有福勒,这三个本质上都是老家伙的S胚,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该进入主题了。
“女士。你先来说下情况吧……”林川说道。
“叫我蝶女士吧。”
在获得巴尤恩无辜的证据后,蝴蝶面具女子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轻柔道:“这桩案子发生后,其实北地知道的很少,因为一旦曝光,牵涉太大了。北地王族,人马军团达成了协议,将这案子压了下来……”
说起11年前的这桩王族惨案,是北地王族派人过来,调查她这个巴尤恩的情人,蝶女士才知道这个消息。
关于这案子的种种,她也曾仔细调查过,一系列的证据都指向巴尤恩,也不由得她不信。
毕竟,以巴尤恩与海柔尔公主的关系,加上其平素的张扬,再加上发生惨案前,巴尤恩已经没有音讯一年多了。
种种因素汇聚到一起,再加上现场的确凿证据,就坐实了巴尤恩的罪名。
“海柔尔公主……”
林川看着光屏中,有关海柔尔公主的资料,这是北地王族上一辈的公主,如今北方王的妹妹,抚养这一辈的北方王女长大,一直未曾婚配。
按照巴尤恩的说法,海柔尔公主抚养长大的,并不仅是北方王女,在此之前,她还照顾过巴尤恩兄弟,是人马族长两个儿子的启蒙老师。
与巴尤恩的关系,亦母亦姐,难怪得知这个消息时,这人马会那么激动……
11年前那桩惨案,被J杀的有海柔尔公主,以及侍女七人,还有王族少将拉德夫的女儿,以及两名女侍卫……
蝶女士一边述说,一边取出证据,她这里有许多现场照片,那些尸体死状很惨,身上的伤痕就指向巴尤恩。
“这掌印,确实是我的……”巴尤恩看着这些证据,也是一脸懵逼。
如果不是,11年前,他在市政厅监狱已经待了快一年,有着确凿的证据,巴尤恩甚至都会怀疑自己。
毕竟,在身上的伤势发作时,巴尤恩时常会昏迷好几天。
“这杀人的计划可真缜密啊!”老艾丹摇头晃脑说道。
海乌亚、福勒频频点头,既然凶手排除了巴尤恩,这个案子的布置缜密,就令人心惊了。
“凶手是觉得巴尤恩肯定回不去了,所以,才将这些罪名都栽到他身上……”福勒推断道。
“也就是说,凶手应该知道,巴尤恩在施海山城,遭遇了不测?”老艾丹加了一句。
“其实,只要巴尤恩回去,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并提交在佛卡高塔这些年的证据,他身上的罪名就洗脱了。”海乌亚又补充了一句。
林川瞅了瞅众人,道:“这样的话,凶手是谁,或许就永远都不知道了……”
众人沉默下来,这确实没错,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巴尤恩身上的罪名其实很好洗刷。
但是,凶手是谁,当年就没有任何证据,现在,如果被认为死亡的巴尤恩,突然出现在北地王城,那凶手恐怕就再难找出来了。
略一沉吟,林川看了看巴尤恩,以及蝶女士连体人一样的亲密举动,道:“相信以蝶女士在北地的能量,相助巴尤恩先生查明真相,应该不是难事……”
“川先生,你……”
巴尤恩一愣,刚想说什么,却别蝶女士抢先道:“当然,无论是谁,敢这样诬陷尤恩,我一定会将他揪出来,让他后悔招惹到我们。”
“好。蝶女士一看就是女中英杰……”
林川开口,一个劲的猛夸蝶女士,夸得她蝴蝶面具下的眼眸都弯了起来,看着这年轻机械师的眼神,顿时就柔和了很多。
而后,蝶女士更是甩出一串房卡,这是北地施海馆的顶级套房,让他们随便住。
“那么,就不打扰你们了……”
林川立时起身,带着一行同伴,快速离开,似是为这对久别重逢的男女腾出空间。
“蝶儿,你怎么能这样将事情揽下……”巴尤恩咕哝道。
“怎么了?你是对我没自信么……,还是不相信北地施海馆的情报能力?”
蝶女士伸出手指,在巴尤恩胸膛上划动,腻声道:“看那病情资料上说,你伤了那个部位,不会以后都不行了吧?那我以后就只能找别的男人了……”
顿时,巴尤恩眼睛红了,但凡是雄性动物,都不能忍受这方面的质疑,当即低吼一声,一只手将蝶女士盈盈不禁一握的腰身握着,朝着里面的卧室走去。
……
通道中,林川等人走到电梯处,众人除了鱼叉,每个人的感知都很敏锐,立时听到大门后传来的细微声音。
“这就开始了,这对狗男女!?”老艾丹狠狠嘀咕着。
福勒则是伸手,很绅士的想捂着小女孩的耳朵,却被拉克妮亚躲开,除了蓝小喵,她不习惯与任何人亲近。
而且,拉克妮亚表示,她也不是三岁小孩,这种事情她早就有启蒙教育了。
林川摇了摇头,让众人各自去休息,并告知众人,明天就去炸毁的实验基地遗址瞧一瞧。
“如果有所获,咱们后天就回去,别卷进北地这种麻烦的漩涡中……”林川说道。
一行同伴皆是一愣,齐齐看向这年轻机械师,没想到刚才林川那一番言语,是存着这样的心思。
从电梯里出来,一行人拿着房卡,到各自的套房里休息。
……
套房里,林川环顾四周,不愧是施海山城最高档的娱乐场所,这里的奢华布置,比得上五星级酒店了。
而后,他拿出通讯器,发了两条讯息。
片刻,门外传来敲门声,打开门后,拉克妮亚抱着蓝小喵,还有傀走了进来。
“你们俩留在这里,小喵,你准备一下,咱们连夜到实验基地遗址去……”林川这般吩咐。
“先生,我不能跟过去么?”
拉克妮亚睁大眼眸,瞅着蓝小喵,很不舍与猫老师分开。
傀也很想跟过去,此次随行,他是想能帮上忙。
毕竟,苔骨给他的任务,是要尽力协助林川,顺利完成任务。
对于傀来说,将他从绝望深渊救出来的这两人一猫,乃是他耗尽生命,也想有所帮助的恩人。
“本来是想让你们跟过去,增加点阅历和经验。”
林川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了,那地方或许很危险,你们待在这里,如果有不对劲,就立刻找老艾丹大叔他们,知道么?”
小女孩、傀虽是不情愿,却也只能点头,按照林川的吩咐,待在这个套房里,等林川、蓝小喵回来。
“别装死了,起来干活了……”
林川弹着蓝小喵的脑袋,后者一听要连夜出去做事,就立刻耷拉着脑袋,在那里装睡。
“喵……”
小蓝猫用爪子糊脸,一脸得不情愿,它对于出去,到那样危险的地方是很抵触的。
不过,林川才不管它的抗议,提着蓝小喵的脖子,在身上布置了一层【物化精神能量膜】,一人一猫就凭空消失在房间里。
“这就是精神能量达到更高层次的效果么……”
拉克妮亚眼睛睁大,这段期间,她对精神能量的基础知识,已是有所了解。
但是,更深层的修炼,林川并没有传授,她对于修炼精神能量,也有些抵触。
毕竟,她之前的悲惨经历,就是身上与生俱来的天赋造成的。
只是,现在她有些意动,如果她一直这么弱小,又如何帮到猫老师呢?
“先生,还有猫老师,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如果再不努力,以后连做一些小事,恐怕都用不上我了。”傀握拳,喃喃道。
……
从北地施海馆出来,林川很小心,哪怕有【物化精神能量膜】的伪装,在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也要足够谨慎。
耳麦中,苔骨的声音响起,将11年前,北地王族发生的那桩惨案的相关线索,一一传输过来。
“这些线索都很少,当时在北地,还有星奥帝国境内,都有零零散散的传闻,很快就被压了下来……”
苔骨将这些线索分析了一番,得出一个可能性较大的结论,这凶手很可能是北方王族中的人。
至于这凶手的目的,肯定不是见色起意那么简单,结合当时星奥帝国境内的局势,苔骨推测,当时如果一个处理不好,星奥帝国北境就变天了。
“你没有猜错,这是一个大麻烦!”苔骨说道。
“当然,牵涉到王室的案子,就没有麻烦小的,能抽身就抽身。”林川嘀咕道。
按照之前绘制好的地图,林川一路疾行,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中穿梭,很快到了城市的西门,从这里出去的郊外,就是人马族的那座秘密实验基地所在。
有着【物化精神能量膜】的伪装,林川悄无声息的出了西门,从大道上偏离,进入施海山的深处。
这片山脉,不愧是北地的第一山脉,进入山体深处,参天大树的树海让人很容易就迷失方向。
尤其是深夜,这里的山间一点也不安全,在施海山城的周围,有着一圈防御带,其作用其实不是为了抵御外敌,而是为了挡住山间的猛兽。
呼……
一阵低吼声,一头鳄皮虎头的凶兽窜了出来,鼻子一个劲的嗅着,虽然看不到林川的踪迹,却能嗅到不寻常的气味。
“鳄嘴虎……,正好有代步的了……”林川看到这头凶兽,也是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