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620章:戶口本缺個東西看書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真的?”段淑媛面带狐疑,又问:“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领证?”
领证……
黎俏垂眸忖了忖,抿唇点头,“我回去和他商量商量。”
见状,段淑媛松了口气,严肃表情也消失殆尽,欣慰地揉了揉黎俏的脑袋,“宝贝,你也别怪妈啰嗦,这事越早订下来越好。”
段淑媛有她的顾虑。
毕竟诱惑太多,商少衍那样的男人,本就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
他若真喜欢俏俏,万不该这么拖着她。
两个人既然真心相爱,又住在了一起,领个证有什么难的。
一小时后,黎俏出门去了公司。
黎家夫妇透过落地窗望着她远走的身影,段淑媛眉心蓄满了愁思,“你要不要抽空去见见商少衍?”
“怎么?你怕他不肯和俏俏领证?”
相比她的迟疑,黎广明显得云淡风轻很多。
段淑媛皱着眉,一板一眼地说道:“我只是担心咱家俏俏无名无实,跟在他身边会受欺负。
那位的身份你也不是不知道,说好听点是未婚夫妻,说难听点那就是婚前同居,而且……”
“夫人啊,你这也太难听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网上都鼓励年轻人婚前多交流,他们这代人的想法跟我们可不一样啊。
这话你可别再说了,咱家闺女你还不知道,她心里有一杆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清楚的很。”
段淑媛被黎广明的话噎住,半晌没出声。
客厅里的气氛略显凝滞,黎广明思量了几秒,不禁拍了下大腿,“这样吧,你要实在不放心,抽个时间我去和少衍聊聊。”
段淑媛满意地点了点头,“也行,那不如就约到家里吃个饭吧,我也顺便听听。”
随口一说的黎广明:“……”
……
到了公司,黎俏进了会议室就开始发呆。
领证这件事,她还真没想过。
不是不想结婚,只是觉得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黎俏能理解段淑媛的用心,那一纸婚书,或许在他们眼里是个保障。
但以她对商郁的了解,就算不结婚,这辈子他们也早已非彼此不可。
黎俏认真思忖着,她究竟要怎么和他商量领证的事。
她摸出手机,打开两人的微信聊天框,心不在焉地敲了下了一行字。
商郁缺乏安全感,对她总是患得患失。
如果领证的话,也算是另一种依赖的体现吧?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討論-第620章:戶口本缺個東西閲讀
正想着,手机突然传来一声震动。
黎俏定睛一看,捂着半脸脸陷入了沉默。
她刚才敲下的一行字,然后莫名其妙地发出去了。
内容是:我户口本缺个东西。
那声震动,就是男人回复的消息。
商郁:是什么?
黎俏非常缓慢的戳了两个字:配偶。
她看着手机出神,这么说会不会有逼婚的嫌疑?
黎俏琢磨着换一种迂回的方式,刚想删除,席萝蓦地推门,“小朋友,在忙嘛?”
会议室太安静,席萝又突兀的出现,惊得黎俏手一抖,消息发送成功。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席萝,飞快地按下了撤回键。
手机沉寂了几秒,紧接着,商郁的消息传来:撤回了什么?
哦,他没看见。
人氣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線上看-第620章:戶口本缺個東西
黎俏隐隐吁了口气,给他回了三个字:发错了。
消息本该到此结束。
可商郁却一反常态地再次发来消息:发错了什么?
黎俏盯着那几个字,眯了眯眸,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看见了?
这会儿,席萝还站在门口,眼看着黎俏几经变换的神色,又屈起手指敲了下玻璃门,“小朋友,我站十分钟了。”
“有事?”黎俏把手机反扣在桌上,靠着椅背对着席萝挑眉,表情看起来挺正常的。
席萝轻笑两声,朝她勾了勾手指,“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与此同时,隔壁衍皇总部。
今天是月度例会,偌大的U型桌前坐满了各部门的负责人。
商郁入座上首,衬衫领口开了一颗扣子,略显严肃又不失风度。
此刻,他双腿交叠,手执文件夹,偶尔看一眼手机,似乎在一心二用。
站在U型桌前面汇报的部门主管,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商郁的表情,总觉得……今天的董事长,格外的和颜悦色。
好看的都市异能 致命偏寵-第620章:戶口本缺個東西推薦
不仅少了往日的犀利,刚才好像还浅浅地笑了一下。
汇报主管内心忐忑地说了句总结语:“董事长,我建议立刻安排南洋这边的AI工程师去帕玛处理后续问题,做好一切收尾工作,以防离职的工程师带走我们的核心技术。”
话落,商郁勾起薄唇,缓慢地抬眸,“嗯,按你说的办。”
汇报主管连声道好,余光偷觑着男人,意外看到他唇边的弯弧加深,连深邃暗冽的眸子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致命偏寵 起點-第620章:戶口本缺個東西看書
他的汇报工作已经出色到可以取悦董事长的地步了吗?
……
夜幕降临黎俏准备下班,她刚走到公司前台,身后就传来宗悦的呼唤声。
她站定回眸,“怎么了?”
宗悦微微紧绷的脸色透着几分不愉,上前挽着黎俏的胳膊就走向了电梯间的拐角。
“俏俏,最近公司里的那些传言你听说了吗?”
黎俏挑了下眉梢,“什么传言?”
宗悦抿着嘴角,很不忿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有人乱传闲话,你不知道就算了,反正都是假的。”
职场里的风言风语太常见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宗悦初入职场,难免被外界流言蜚语所影响,而她生气的主要原因,是那群人在质疑俏俏的能力。
他们怕是没见过俏俏的身手。
这时,黎俏云淡风轻地弯了弯唇,“你都说了是假的,又何必跟他们较真。”
宗悦悻悻地撇嘴,“主要是他们说话太气人了,也就你还能这么淡定。”
“公司的事我大概听说了一些,现在不着急处理,等我出差回来再说。”黎俏说着就仔细打量着她的眉眼,“你和我大哥最近怎么样了?”
宗悦眸光闪烁了一下,伸手抓着胸前的工牌晃了晃,“挺好的啊。”
她嘴上说着好,眼神却格外平静,看不到喜悦和憧憬,仿佛已经彻底接受了这种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