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討論-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主!看書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湖心岛,永恒神宫内。
两名夏至,一身着青衣,一身着黑袍,看着被六座悬浮山峰围绕的剑型光团,面色凝重。
“准备好了?”墨祖同样语气沉重,“自从第七纪元突然出现剑界,来到永恒神宫内的主宰,除了你师尊血刃,其他进入的都未曾挺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夏至点点头。
“你现在身体防御就是和那些主宰比,也相差无几,又是唯一练就剑主所留《心剑》传承的,若是你都无法探索剑界,我也想不出还需要什么实力才能进入了。”墨祖道。
“我进去探探,大不了就损失这一分身。”夏至说道。
自己已经练出第三分身,就算陨落,也能再次修炼出来。
疑似是自己这座宇宙的传奇人物‘剑主’从更高层级之地送回来的秘境,不进入探索一下,终究心有不甘。
穿着青衣的夏至身后羽翼一振,纵身朝那团光芒冲去,在即将进入的那一刻,暗金色的一对羽翼‘呼’地一下围拢,将自己团团笼住,无形的心力更是凝聚在身体表面,等待着下一刻将要降临的无穷剑芒。
按照师尊血刃神帝所给的情报讯息,‘剑界’中有着恐怖的剑芒攻击,蕴含的玄妙程度远超主宰级别的永恒之道,他也只是坚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是在扛不住狼狈后退,连其内究竟有何物都未曾看清。
“嗯?怎么没有攻击。”夏至在羽翼保护下,竟是未曾受到丝毫攻击,只觉周围时空转换,就好似进入一时空通道般。
小心翼翼地将羽翼露出一条缝隙,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混沌世界。
四周弥漫着混沌气流,上方则是一片黑暗,只有一颗星辰悬挂在高空,散发着光芒将这座世界照亮。
“哗!”夏至羽翼伸展,诧异地环顾四周。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一片混沌,没有想象中的攻击,也没有任何危险,就仿佛此处只是一普通的空间。
“难道玄妙在那星辰之上?”夏至飞行在混沌气流中,仰头看着这座世界唯一有着实体的星辰,羽翼扇动,直冲天际飞去。
随着夏至朝那星辰接近,忽然一道光柱从高悬在空中的星辰射下,在夏至反应过来之前将他直接笼罩住。
“不好。”夏至面色一变。
在这未知之地,突然的变化也不知是好是坏,夏至本能地再次将羽翼护住自己后,就感觉被一股伟岸地力量吸住,不由自主地朝一个方向飞去。
“蓬!”夏至感觉自身重重地砸在一坚硬之地。
就是宇宙中的星辰被自己迎面撞上都要被撞成齑粉,可这次竟然让他强横地身体都觉得一阵酥麻,这速度得有多块?
“小子,你还觉醒了古修?”一道略微尖利地声音响起,刺耳地高音让夏至耳膜都觉得仿佛有利剑捅进耳朵一样。
夏至疑惑地看过去,一道蒙蒙虚影出现在他正前方的半空中。
“小兄弟,刚才是你在说话?”夏至看着面前的可爱孩童。
头顶两个冲天髻,唇红齿白胖嘟嘟地,活像年画中的胖娃娃,要不是夏至深知能出现在这里的绝不简单,还以为是哪家小娃跑出来了。
“小兄弟?”那孩童嗤笑一声,“你们这一纪元还没诞生我就来到这一宇宙了,谁和你是小兄弟。”
“你是?”夏至问道。
“真搞不懂,主人为何非要把我送到你们这偏僻旮旯里。”双髻孩童嘟囔道,“等了这么久,才终于等到一个掌握心力的,看上去还傻乎乎的。”
“傻乎乎的……”夏至无语,自己这还是头一次得到这么个评价。
“那个谁,你跟我来。”双髻孩童冲夏至一招手,“算你运气好,要不是我在这待得实在无聊,才不要你进来。”
“你是?”夏至看着双髻孩童,心中隐隐有着思量。
“你不知道我是谁?”双髻孩童惊讶道,“我当然是这剑冢的器灵了啊。”
“剑冢?”夏至忙四下看去。
原本刚进入时看到的星辰,表面连绵起伏的黑色土地上,竟是插满了各式剑器。
视线尽头的极远之处,更是有着高耸的山峰,一柄柄弥漫着各式规则玄妙的剑刃兵器插在山道上,一路延伸到峰顶。
无尽地剑气笼罩在这一世界,浓烈地肃杀之气,仅仅是看一眼,都只会让人觉得后脊发凉。
“你走运了。”双髻孩童说道,“我被主人炼制出来,就是要等一传承者到来,若是你能通过考验,就能成为我的新主人。到时候别说在你们这宇宙里,就是到圣界,也足够让你在混沌境以下横着走了。”
“你主人可是剑主?”夏至问道。
“当然了。不然还有谁能炼制出我这么厉害的剑道至宝。”双髻孩童得意道,“快跟我走,一会你就知道了。”
“好。”夏至点头。
知道这剑冢乃是剑主所留,夏至心下就是一宽,既然自己进入没有如血刃神帝他们一般遭到攻击,看来这里就是剑主给自己的弟子所留的机缘之地了,纵是有危险,想来也不会故意加害。
跟着那孩童器灵一路走到高耸山峰的山脚下,一座墨竹搭建的小屋就建在上峰山道一侧。
“进去吧。”双髻孩童一指竹屋,“进去你就知道了。若是你能通过考验,走到山顶,就能将我带走。”
说完,双髻孩童便消失无踪。
夏至仰头看了看巍峨高耸的山峰,就好似一柄利刃刺向苍穹,隐约似乎有着无数剑光在山峰内舞动,仿佛蕴含着剑道的极限。
“不愧是离开了这一宇宙的剑主所留。”夏至露出震惊之色,“仅仅是观看这山峰,都好似能够领略到一门门剑法秘术。”
“吱呀。”
夏至轻轻推开竹屋的小门。
同样是墨竹制成的门看似普普通通,可内部却是一片混沌,迈步入内,就仿佛是在宇宙膜壁中行走。
“呼。”
眼前场景一变。
普通的屋舍内,只有一蒲团。
而此时,蒲团上正有一道虚影,含笑看着夏至。
那是一名有着花白头发的男子,仅仅只是一道虚影,而且面带温和笑意,可生命层次上的巨大差距,依旧让夏至感觉到了发自心灵地悸动。
高高在上!
看到白发男子,夏至就仿佛看到了力量的终极,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境界。
“你能练成心力,应是得到了我留在血火之门内的传承。”白发男子看着夏至,“说起来,你也是我入室弟子。”
“我们这一宇宙都为‘天愚老祖’所创造。我在宇宙大破灭前离开家乡,循着老祖所留路线,去到七星海圣界,加入了老祖所创的‘太虚天宫’这一势力,更是在其中遍览规则奥妙体系典籍,终于踏入终极,成为和老祖同一境界的存在。”白发男子剑主说道。
“能创造宇宙的终极存在?”夏至心下一震,竟然真的有修炼的终极?难道就像是吞噬世界中的神王境强者一般?
“当然,说是终极存在,也只不过是另一修行层次的开端而已。”剑主好像知道夏至心中所想,继续说道,“这世界究竟有何等广袤,是超乎你的想象的。就是我与天愚老祖也依旧有着不可战胜的敌人。”
“我们规则奥妙体系,如今只有我和老祖修炼达到终极,再往前只有自己去开辟新的道路。可是那敌人不会坐视不理。”
“大战终将无法避免。我要赌一把,若是能成,也可为我们规则奥妙体系的修炼者,打下一片天空。”
说着,剑主虚影对夏至温和一笑,“你在老祖的宇宙中,算是极为安全。我成就终极后并未创造宇宙,而是炼制了这一‘剑冢’,送回到家乡湖心岛中,期待家乡后辈弟子中能再出一绝世天骄,不至于万一失败,而传承断绝……”
“在血火之门内练成《心剑》传承仅仅是第一重考验,踏上剑冢峰顶为最后一重考验。”
“等你完成考验,就可得到我留下的护道至宝。相信到那时,你也可有实力自保,离开宇宙来到七星海圣界我们‘太虚天宫’。”
夏至仔细聆听着。
“这剑冢内有圣界历代强者留下的三万六千门剑道秘法,剑冢峰上也有我留下的一十七门混沌级基础剑道绝学。”剑主说道,
“那三万六千门剑道秘法,你可随意参悟研习。至于混沌级的基础剑道绝学则需要你闯过山脚、山腰、山顶的关卡后方能学到一部分。最终闯过,才能得到完整的绝学传承。”
“旁人的终究不是自己的。我更希望你能借助这些绝学,最终创出属于你自己的绝学,那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你自己的修行路,终究要靠你自己去走。”剑主微微一笑,身影随即从蒲团上消散。
夏至明白这只是剑主留下的影像。
可从影像所留的话中,夏至竟听出似乎是剑主欲留下后事的意味。
“已经达到修行终极的存在,竟然还有敌人,而且明显实力比剑主和创造这一宇宙的天愚老祖实力要强。”夏至深受震撼。
神界深渊所在的这一座宇宙,竟是一位名叫‘天愚老祖’的古老强大存在所创。能创造如此精妙的浩瀚宇宙,且承载无数修行者在内生存修炼,境界之高几乎让夏至无法揣测。
以他的见识,也就是吞噬世界中的‘神王境’才有如此实力了吧。
··
竹屋外,双髻孩童在那等候着。
见夏至从屋内走出,迎上前道:“都清楚了?”
“嗯。”夏至点点头,随即苦笑道:“··但是又多了更多疑惑。”
“等你实力更强些,就有资格知道的更多了。”双髻孩童不在意道。
“真神以后的境界是什么?”夏至问道,
“真神以后就是虚空神,可以离开初生宇宙,前往混沌宇宙中遨游。”双髻孩童说道,“想要去到主人所在的七星海圣界,你至少也得突破主宰后踏入虚空神层次才行。”
“虚空神吗··”夏至点点头,追问道,“那剑主所说的修行终极是?”
“那是比虚空神更高一层次的‘宇宙神’境界。到了那一境界,可自行创造宇宙,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又岂是你这个连主宰都不是的小家伙能揣测的。”双髻孩童嗤笑道,
“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走到峰顶。到那时,想必你也应该有虚空神的实力了。”
“这剑冢峰究竟有何阻碍?”夏至询问道。
“阻碍?”双髻孩童似笑非笑,“阻碍就是你自己啊。”
“我自己?”夏至一愣。
“对。”双髻孩童解释道,“当你走上剑冢峰,山脚、山腰以及山顶出现的对手,都会有着和你一模一样的身体,掌握着同样的规则玄妙。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使用的都是这剑冢中所留的剑道秘法。”
“那岂不是比拼的就是纯粹的战斗技巧了?”夏至惊愕道。
“没错。”双髻孩童说道,“山脚的对手,使用的仅仅是开辟境所能到达的极限秘法,山腰的对手则是主宰境的秘法,至于山顶……使用的更是一门完整的混沌级剑道绝学。”
击败自己?还是越来越厉害的三个,夏至瞬间明白这究竟有多难。
这就相当于要和开辟境、初入主宰境,以及巅峰主宰境三个不同阶段的自己对战,而且一模一样的自己意味着彼此手段相同,丝毫优势也无。
不过,从这考验的设置也能看出,剑主分明是想让来到这的传承者,借此突破自己的瓶颈,从而踏向更强的境界。
“先试试看我在开辟境,实力到底有多强。”夏至说了一声,转身朝蜿蜒山路走去。
“这么干脆……”双髻孩童轻笑一声,看着夏至的背影,“想打败自己哪有这么简单。”
不过片刻时间,夏至的身影再次从竹屋内走出。
显然。
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幸好有着法阵守护,在身陨的那一刻,就直接被挪移到竹屋之中了。”夏至此时面色尚有些苍白,身上更是有着数道剑痕。
想到山脚下那名模样和自己一样,战斗方式也非常像,只是剑法境界远超自己的对手,夏至心中就有着惊叹之色。
那是将自己开辟的四条道路,完全融会贯通,尽皆推演到巅峰,仅差一步就能达到完美之道的境界。
“再来。”夏至略作调息,再次兴冲冲地踏上山路。
失败。
失败。
……
一连数次失败,夏至才若有所悟地停下闯山的脚步。
“原来,这就是近乎于永恒完美的境界。”夏至喃喃道。
“在你们宇宙你才能看到多少秘法典籍?”双髻孩童开口道,“这里到处是剑,每一柄不同的剑都有着一门不同的剑道秘法。你的积累太少太少,想要这样就闯过现有的关卡,根本不可能做到。”
“没错。”夏至点头,看向遍插大地,弥漫着不同波动的各式剑器,“与最终得到的奖励相比,这么多剑道秘法才是能助我踏上永恒超脱的最大奖励。”
而想要闯过关卡,打败自己这个对手,也必须借助这些秘法,才能让战斗技巧以及规则奥妙底蕴提升的更强。
PS:
今天怎么写都不是很满意,对下面的内容如何处理很纠结。
本想今天把雪鹰这一段剧情完结,可是还没考虑好。。
抱歉,更新拖到现在,再不发就断更了,只能硬着头皮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