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蛟龍決笔趣-第二百二十九章背後有人偷出手熱推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房间,只见通天炮心中有事,已经醒了多时,而罗汉脚还在睁着一双大眼,口吐白沫地念叨着“……蕴……儿姑娘是……好人,蕴……儿姑娘聪……明伶俐……”肃羽有些不忍心,要上前劝阻,被通天炮拉了出去,悄悄道:“让他念去!又念不死人!只要蕴儿姑娘高兴,早些救出帮主和少帮主,也算他尽了心了!”肃羽点点头,这才出来,与蕴儿三人各骑上一匹马,直奔西山。到了挂甲塔下,蕴儿与肃羽依然让通天炮留在原地看护马匹,二人身着夜行衣,轻身踏步上山。来到打鹰洼,只见暗夜风高,缁衣大营灯火烁烁,军士在寨墙上,往来巡视,戒备森严。缁衣大营依山而建,二人不走大门,而是沿着寨墙,悄悄摸到大寨后边,攀爬到半山腰,等一波波巡查的黑衣人过去,才纵身跃入大营。借助各处的灯火,只见大营分为左右两部,距离前营不远,后面各有一处宅院,门楼高挑,两边挂着一串儿气死风灯。蕴儿料想既然煞摩柯自称左翼长,自然是在左侧院落居住,处理公务,二人便小心翼翼往左侧院落摸去。他们二人知道此间高手如云,因此并不敢直接翻上院墙,攀爬到房顶细细查看,而是来到院落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攀爬上去,透过浓密的枝叶往院落里面瞅。只见院落里空空荡荡,并没有人巡逻,不像大营门口戒备森严的光景,二人不知这两边翼长所居之地,乃是军事禁地,寻常之人断不准进入,而四大金卫自以为武功盖世,有他们坐镇,也无需兵士把守,因此显得空旷静谧。肃羽与陆蕴儿不知缘由,蕴儿暗喜,与肃羽小声商量,既然院中无人,不如趁机进去,瞅机会救出凌九天和凌猗猗岂不省事?二人想到此,便欲下树,进入院子。不待他们下来,就听见院落里传来一声咳嗽,那声音低沉浑厚异常,在暗夜中传出老远。二人听出那声音是谁,急忙又趴俯在树干上,不敢乱动,只是扒开被夜露打湿的树叶往院中窥探。只见一个健硕的身影踏步来到庭院正中的大堂房檐下面,低头似乎在说些什么,只是距离稍远,声音忽高忽低,听不真切。蕴儿起初以为煞摩柯发臆症,自言自语。仔细看去,才看见他的身边还有一人,身形就如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一般,立在那里与他说话。肃羽与陆蕴儿在来西山之前,就听通天炮说,御龙卫四大金卫都在缁衣大营。之首是左翼长煞摩柯,其次是右翼长流津觉迷,第三位叫作旋地陀,生得甚是矮小,但一对儿索魂十二旋刀,天下无双,蕴儿看见那个矮子,料想定是此人。煞摩柯与旋地陀说了几句,才各自回房。蕴儿拉着肃羽下树,依然到了后山,攀崖而出。一路来到挂甲塔,三人乘马下山。通天炮急问蕴儿所看情形如何,蕴儿骑在马上,眉头紧皱,摇头道:“我原想偷偷混入关押凌帮主和猗猗的地方,把他们解救出来,即时守卫兵士在多,料想也不难对付。可是我们刚刚竟然看见煞摩柯与旋地陀二人竟然亲自守在院子里,彻夜小心,他们都是绝顶高手,这样一来,要想从他们眼皮底下救人,恐怕是不可能的了!”通天炮一听,不亚于五雷轰顶一般,忙道:“那,那怎么办?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见蕴儿蹙眉,一言不发,通天炮咬牙道:“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办法!我这就去召集丐帮兄弟,前来攻打缁衣大营!纵使救不出老帮主和少帮主,就是与那些元狗同归于尽也是值得的!”说罢,拨马要走,被肃羽拉住马缰绳,道:“通天炮仁兄,你别急,等我们再商量商量,看有无别的办法!”然后又扭脸看着蹙眉而思的蕴儿道:“蕴儿,既然煞摩柯与旋地陀都在营中,我们不能救人,那能不能想个什么法子,让他们离开,我们再趁机救人呢?”蕴儿瞅瞅肃羽,若有所思道:“调来他们,倒是可以,只是怎么才能调开他们呢……”说到此,只见她眼睛闪亮,笑道:“嘿嘿,对呀!我还有一群帮手,怎么把他们给忘了呢!”说到此,蕴儿见三人已经溜溜哒哒下到了山底,她望着通天炮道:“你不用急,我已经有办法了!你先回粥厂等候,我和肃羽哥哥还要进城走一趟!”通天炮听蕴儿说又有了办法,由绝望又有了希望,也不敢多问,随即答应着,又是喜悦又是忐忑地与二人分手,调转马头而去。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蛟龍決 txt-第二百二十九章背後有人偷出手分享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九章背後有人偷出手展示
肃羽随着蕴儿一起,踏着昏黑的夜色来到大都西门附近,把马匹拴在小树林中,二人悄悄来到西门的一处僻静的角落处,蕴儿一个燕子钻云式,身体凌空,已经到了护城河上方,不待身体下落,双臂张开,双脚一个飞踢,听得衣摆随风“噗噜噜”轻响,娇柔的身形果若一只舒展开舞姿的紫燕一般,已经翩然落在对岸。肃羽看得神痴,见她到了对岸,也急忙施展忍行术,身形不见腾挪,在护城河上,出现两三个闪点之后,人已经到了蕴儿身边。二人各自取出飞虎勾,在手中抖了几圈扔上城头,侧耳听听城上不见动静,这才攀绳而上。不多久已经翻越城墙,进到了城里。他们依然不走道路,只踏着一处处此起彼伏的房脊行走,没多久已经又到了当日与流津觉迷大战之地。肃羽与蕴儿伏在屋脊上向王府方向眺望,只见王府里已经不比当日情境,而是四处灯火通明,一群群卫队穿行其间,一派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还有一对人马不下两三百人,个个重装,兵戈闪亮,在王府外围,沿街来回巡查。肃羽望了一会儿,侧脸对蕴儿低声道:“蕴儿,咱们深夜来这里干什么?你的帮手在哪里呢?”蕴儿蹙眉道:“我以为他们一计未成,必然还会再来这里,但看王府戒备森严,估计他们是不敢再来冒险了!”肃羽恍然悟道:“你说得帮手原来指的是那些妄图绑架纳兰朵儿的西夏武士!可是他们曾经和我们有过节,如何肯帮我们呢?”蕴儿起身笑道:“嘿嘿,他们帮不帮我们,由我说了算!好了,他们不会来了,我们不妨到另一个地方看看,我估计他们应该在那边呢!”肃羽也不多问,只随着蕴儿往另一个方向纵身而去,不久便来到大都中心,一片更加庞大华丽的建筑群的对面。肃羽随着蕴儿,下了民房,沿着镶嵌金黄琉璃瓦顶的高墙,外面的胡同,来到侧后方向,纵身上到一处背靠街道的上面铺着金黄琉璃瓦的房屋屋顶,踏着房脊,纵纵跃跃,来到一处更为高大的建筑屋顶上,蕴儿才示意,二人俯下身子依在房顶翘起的飞檐处。肃羽看这气派,知道此地是皇宫所在,心中疑虑,低声附耳问道:“蕴儿,这是皇宫,我们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觉得西夏武士会来这里吗?”蕴儿一边四下探看,一边也低声道:“他们这一次来大都,定然是为了对伯颜不利的!但是他们绑架公主不成,如今秦王府防守严密,他们无法下手,我猜想他们必然不肯善罢甘休,极有可能潜入皇宫大内来趁机刺杀皇帝!若他们不来,我也没法,若他们真得来了,有他们帮我,凌帮主和那个猗猗,就有救了!”肃羽听她这样说,也就不再问下去,只是默念道:“既然这样,那就希望他们能来吧!这样凌帮主和猗猗可就有救了!”蕴儿听他说出凌猗猗的名字,不觉心里发酸,撅起小嘴儿道:“肃羽哥哥,我可是为了你才救他们的!否则,我才不管什么帮主少帮主的呢!等他们被救出来了,你可不许理他们,尤其是那个处处跟我作对的凌猗猗!”她说到此,见肃羽只是凝神瞅着皇宫里面不语,又接着道:“肃羽哥哥,那个凌猗猗就喜欢耍横,霸道不讲理,头脑又简单,我不喜欢她,所以你也不喜欢她!是不是?”肃羽被她追问,正心中为难,不知如何回答,突然眼前不远处有黑影闪过,他急忙低声道:“蕴儿,有人来了!”蕴儿也不及再问他,扭头果然看见几个身影已经跳入皇宫之中,各寻方位,四散奔走,急匆匆跳跃而去,不多久,已经融入进那金碧辉煌之下的暗影之中。肃羽欲起身跟随,被蕴儿拉住,几个起落已经出了皇宫,竟奔西门。转眼又是一天,夜色渐深,皇宫大内之中,各处房屋已经熄灭了灯火,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