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老林啊,好久不見了!看書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外面,林夕、沈明轩、顾如意都下线去迎接阿姨送来的丰盛午餐了,而我则继续在线,稍微准备了一下说辞之后,就在游戏里利用微信嵌入系统与偃师不攻聊天,先扔一颗炸-弹。
“咚!”
炸-弹在聊天界面里炸开之后,偃师不攻马上回应了:“啊哈,好兄弟这是在干嘛?”
“要事相商。”我说。
“哦?”
偃师不攻一怔,笑道:“什么事,尽管说吧。”
“不急,我先给你看一个大宝贝。”
“行!”
下一刻,我直接将剑仙铠的图鉴截图在聊天界面内,道:“不攻盟主,你先看看这个。”
“靠……”
偃师不攻当场就有些崩溃,道:“刚爆出来的?顶级铠甲啊……暂时论坛上还没看到这件剑仙铠的动静,肯定是刚爆出的!”
“没错~~”
我笑了笑,说:“掉落不到五分钟。”
“可以啊……”
偃师不攻嘿嘿一笑:“没想到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运气爆棚,好兄弟的运气也还可以,这件剑仙铠……有点意思,外形也很仙,真不错……”
他分明已经几乎垂涎欲滴了:“林夕穿上这件甲,恐怕又要在国服横着走一段时间了。”
“没有,林夕不要这件剑仙铠,她觉得自己的山海级冰凰铠已经足够用了,所以呢,我就拿着这件剑仙铠来找你了。”
“找我?”
偃师不攻一愣,旋即笑道:“懂了,是想用剑仙铠换我的谷雨权杖?这恐怕……不太合适了哦,谷雨权杖是套装部件,而且是归墟级,更是武器,不管怎么说,价值都在剑仙铠之上的。”
“知道。”
我点头一笑:“所以我这边可以再提供一点别的补偿,总不能让你不攻盟主吃亏吧?”
偃师不攻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不行不行,我已经允诺无谋了,从星空之眼出去之后,这柄谷雨权杖就归他了,而且无谋也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并且愿意跟无极再签约三年,我可不能为了一件剑仙铠就昧着良心不顾兄弟了。”
“谁让你不顾兄弟了。”
我一扬眉,道:“我说过,肯定会有补偿的,而且这份补偿肯定不会让偃师无谋说出什么话来,喏,你先看看这个。”
说着,我直接将如意的红龙女王寄魂杖的图鉴发给了他,说:“一件归墟级剑仙铠,外加一柄山海级红龙杖,足够换你的谷雨权杖了吧?这么一来,你能得到一件剑仙铠,偃师无谋也能得到一柄山海级法杖,两两不亏不是?”
“这……”
偃师不攻皱眉:“可是这红龙杖看起来……好像等级太低了的样子,这属性也太拉垮了,怎么跟谷雨权杖这种大杀器相提并论啊,陆离兄弟,你做生意可是要凭良心啊!”
“那是自然。”
我沉声道:“红龙杖确实等级太低了,导致属性很弱,但是如果再加上这个,你觉得这笔生意还会继续亏吗?”
说着,直接将一枚渡劫宝石的属性图鉴共享给了他。
“艹……”
偃师不攻如同遭到了晴空霹雳,道:“装备渡劫系统……就这么开了?”
“其实应该早就开了,只是我们玩家还没有机会接触到罢了。”
我笑了笑,说道:“红龙杖只需要一次渡劫飞升就能升到200级山海级装备了,到时候属性就算是不如谷雨权杖,肯定也不会差多少,我这边呢,愿意拿出一件剑仙铠、一柄红龙寄魂杖、三枚渡劫宝石来换你的谷雨权杖,不出意外的话,拿着这些渡劫宝石,你出去之后就能立刻把红龙杖变成200级山海级法杖了,到时候这柄法杖的属性绝对对得起他偃师无谋200级顶级法师的身份。”
偃师不攻深吸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我则不着急,笑道:“你好好考虑一下,给你五分钟时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这件剑仙铠我就给林夕当聘礼了。”
“呸!”
偃师不攻哈哈一笑:“你陆离和林夕是什么身份的人,一件破烂归墟级装备就想把国服第一号美女娶回家?今天出来是没带脸吗?”
我也哈哈大笑:“你快点去跟偃师无谋商量一下。”
“嗯,行,我去说说。”
……
当听到偃师不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生意已经成了七八分了,原因很简单,偃师无谋不是一个猪油蒙心的人,只要偃师不攻开口他多半是会答应的,毕竟,这笔生意做成之后,偃师不攻能有一件顶级铠甲,偃师无谋能有一柄准顶级的法杖,是双赢的局面,如果不做这笔生意的话,那么只是偃师无谋获得一柄谷雨权杖罢了,偃师不攻则一无所获,而这柄权杖可是人家偃师不攻亲自爆出来的,人家图什么?就这么给你白白打工?
果然,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偃师不攻的消息来了:“行了,这笔生意我们无极就看在与一鹿世代盟好的份上做了,谷雨权杖归你,陆离你也记住给我们的承诺,剑仙铠、红龙杖,外加三枚渡劫宝石,一块宝石都不能少啊。”
这货,依旧在打着渡劫宝石的主意,还想多赚点?
我不禁失笑:“知道了,实话告诉你,我的兜里一共也就真的只有三块渡劫宝石罢了,再多一块都没有了。”
“哈哈哈~~~”
偃师不攻一阵爽朗大笑:“OK,那我们就等走出地图之后交易了,千万别把剑仙铠爆了啊,说实在的,这件铠甲,我十分中意。”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斬月-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老林啊,好久不見了!展示
“自然,你别把谷雨权杖爆了,这才是最紧要的。”
“放心,一旦情况不妙我就无敌回城,我就没打算去星空之眼尽头找什么秘境遗物。”
“啧啧,还T1级别玩家呢,连这点梦想都没有,已经咸鱼了。”
“哈哈哈,哪里哪里,怎么能跟T0大佬相提并论呢!”
两人相互揶揄了一通,各自关掉微信,下线吃饭去了。
……
当我取下头盔的那一刻,一旁的林夕、沈明轩都睁大美眸看着我:“怎么样怎么样?”
“一切OK。”
我放下头盔,笑道:“偃师不攻盟主已经同意交易了,咱们付出剑仙铠、红龙杖和渡劫宝石,偃师不攻付出谷雨权杖,只不过谷雨权杖的等级是205级,所以如意要准备好一个替用法杖,等升到205级之后才能使用谷雨权杖。”
“嗯。”
顾如意点头微笑:“我的仓库里有一把195级的洪荒级法杖,属性不比红龙杖差,接下来就暂时用它好了。”
“那就好,吃饭,下午继续奋斗!”
“好嘞~~~”
一上午,工作室可谓是收获满满,特别是我的这件剑仙铠,简直是实力与人品的闪光,如果不是拿去交易,而是卖掉的话,价格估计能炒到一千万以上,至少也是一千万打底的,足够一鹿工作室三年的开销,真正意义上的开张吃三年了。
……
午后,吃饱喝足,在工作室临近阳台的沙发里晒了一会太阳,浑身暖洋洋之后就返回大厅上线了,工作要紧,既然是游戏工作室,在游戏里获取收益就是我们的工作,太懈怠就无甚意义了。
“唰!”
人物依旧出现在星空之眼六层的雪林之中,打开小地图,前方的地图中一个个碎界游侠均衡分布,等着玩家攻略,还是一如往常,说明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是没有别的玩家来过,否则怪物的阵型应该就开始乱了才对。
继续,刷碎界游侠!
我早就猜测到六层的刷怪时间可能会拖得很长,却没有想到拖得那么长,直至夜晚八点多的时候,依旧还是在刷碎界游侠,葬身在火神之刃、不息之风下的碎界游侠早已经不计其数,直接升到了211级,至于斩获,一个洪荒级铠甲头,两件传世级装备,三枚渡劫宝石,两本200级技能书,其余的就都是一些地摊货了,回头让阿飞摆摊篆刻铭纹的时候顺便帮我摆个杂货摊位,赚点私房钱!
……
九点许。
就在我完成对一名碎界游侠的击杀时,发现身后小地图上有一道明显不同的红点一闪即逝,甚至还传来了脚踏积雪的簌簌之声,于是连爆出的金币都没要,转身就冲了过去,永生境圣气在脚下流动,“唰”一声在雪地上犁出一道痕迹,速度快绝!
顿时,前方的积雪灌木之中,一道身影在我的火神之刃一道锋芒之下滚翻而出,是一名没有骑乘坐骑的已渡劫圣骑士,不是别人,正是风林火山的林松岩,老熟人了,从当初一开始就跟我们一鹿不对付,直到后来的大打出手,仗着风沧海、火星河、林松岩的三角战术曾经一度让我们一鹿相当难受,这次……报仇的机会来了?
“哟,老林啊,好久不见了!”我立于风中,笑容满面。
林松岩嘴角抽搐了一下:“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
“是嘞是嘞!”
我哈哈一笑:“老林你猜我要花费多少秒才能干掉你?”
林松岩翻身上马,提着盾牌与长剑,目光冰冷,笑道:“如果是没有噬魂效果叠加的话,我觉得你七月流火也未必怎么厉害,要打就打,你还以为老子会伸长脖子等你来砍不成?真当我林松岩是泥菩萨,一点火气都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