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五百零四章 巫族興,帝江王!相伴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帝江祖巫高声怒喝。
他也是被逼的急了——
再怎么下去,东华帝君都被打死了,他们可能还都出不去呢!
真发生了这种事,巫族上下的脸能好看吗?
都被打肿了啊!
必须变通,解决女娲的问题!
众所周知,面对非常让人头痛的问题的时候,总有一种非常离谱的做法——不能解决问题,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此刻,帝江俨然是要开大了。
“事急从权!”
“我提议,暂时罢免后土的巫族领袖职衔,另选他人担任。”
他咬牙切齿,“在此期间,一切号令由其所出!”
“同样。”
“发号施令所导致的种种后果,也将由暂任的领袖独自背负承受!”
帝江说的是掷地有声,让鸿钧都惊了。
卧槽!
这年头,连领袖都有临时工了吗?
他瞬间洞悉了这里面的门道,知晓了缘由。
被逼急了,兔子都会咬人,母猪都会上树,狗都会跳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何况是这些大罗?
帝江的意思很明确。
来一个背锅的大佬,该喷就喷,也甭管女娲此刻被鸿钧给“挟持”,是否会被“殃及池鱼”、“有难同当”了!
——娲啊!
——为了组织的大局,你就牺牲下自己吧!
——什么?
——你要强烈反对?
——没事!
——组织上经过集体讨论,一致认可这期间暂任领袖的决策!
——想找麻烦,女娲大人你就找这个活靶子便好了,不要为难下面的打工人,法不责众嘛!
——事后拿领头的那个临时工出气,就可以啦!
如果不是敌对方,鸿钧都想为这番急智而喝彩了。
可惜,他此刻的心情并不美妙。
“别别别……我劝你们善良!”鸿钧干咽了一口唾沫,难得的帮女娲说话,“你们这样做,女娲得多惨啊!”
“到时候,她一边要遭受不幸,来自精神上的伤害;另一边还要愁苦现实,眼一睁一闭,大大的一个领袖身份,说没就没……”
“她心态多半要炸裂呀!”
“炸就炸了!”帝江一派铁血枭雄的模样,非常之果断,“她既然是领袖,就要有领袖的担当,不能总是站在背后,高喊着给我上!”
“她要身先士卒,大喊‘跟我上’才行……否则,与草包何异?”
帝江祖巫冷笑,“此时此刻,事出有因,我想她纵使受点小小的磨难,也该是能接受的!”
“相信她在天之灵……呸,是事后反思,对此有足够的觉悟,理解并认可!”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帝江也彻底放开了。
他骤然转身,面对所有的大巫、祖巫,“为了巫族大局,为了我们大家多年的心血不至于白白浪费……我的提议,谁赞成?谁反对?”
“不反对的,保持沉默!”
“反对的,上前一步!”
他玩了一点小小的心眼。
如果反过来,说赞成的上前一步……那么出众的“靓仔”,第一个响应的巫,可能会被后土祖巫事后重点“关注”,或许“关注”着“关注”着,人就给关注没了。
但如今……
大家眉来眼去后,保持一致的沉默,那就莫得问题了。
法不责众嘛!
所有大巫,默契同心,不发声,不表态,女娲最后还能气急败坏的,把自己的拥趸都给鲨了吗?
外面还有条苍龙,在活蹦乱跳、等着夺权呢!
也就是大忠臣风曦,此刻他逆势而动,抬头挺胸,上前一步,表示了反对。
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只有一人反对,帝江连看他都不带多看一眼的。
——小伙子,少数服从多数,这道理你明白不?
风曦是明白的。
其实说到底,他也就是尽一点心意罢了,没想过能力挽狂澜。
实在是女娲这回的失误,太伤了!
“很好!”
帝江祖巫一拍掌,“只有一票反对,那我的提议就通过了!”
“现在,进入下一个环节——”
“谁来当这个临时的领袖?组织、安排执行‘喷人’与突围并行的战术?”
“一力承担所有后果,愿意事后挺身而出,背负一切,孤身面对来自女娲的狂风暴雨?!”
“考验你们对组织忠诚度的时候到了!”
“有谁?”
“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忠诚于巫族?”
帝江环顾四方,“我们需要一个英雄!”
“哪位英雄,可以上前一步?”
听罢,群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
“哗啦!”
所有人,都非常迅速果断的倒退了一步。
这回,连风曦都不能例外、唱反调。
唔,不止是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总而言之,只要有人心有退意,并且反应到了行动中……
那剩下的所有人,都会跟进,一起后退,不使自己“被动”的“上前”一步。
这简直绝了!
但也不能怪他们……
说到忠诚嘛,大家对巫族还是有些忠心度保证的。
而英雄呢……在场的,也有不少是不怕死的。
做英雄,为组织牺牲,并非不能接受。
可就是这个场合……它着实有些特殊。
“喷人”的英雄……尽管大家知道怎么回事,但事后又该怎么解释呢?
——某某大巫,担任巫族领袖期间,功绩卓著,指挥巫族群巫,喷了鸿钧和女娲一身特殊液体,当名垂青史?
遗臭万年好吧!
所以,这种场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说了……
很可能的,这功绩根本不会得到认可与记录——女娲是一个女神,大家不能去赌,她的心眼大小,事后是否会记仇记上个千八百亿年。
那对于大神通者来说,都堪称是噩梦!
除非是太易巨擘,才有那么一点抵抗能力……吧?
一些聪明巫思忖着,眼神交流间,逐渐达成了共识。
最后,由雷泽古神勉为其难的作为代表,进行发声。
“有道是——谁主张,谁举证;谁提议,谁执行。”
雷泽古神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帝江,吭吭哧哧的道,“所以我看,不如就由帝江道友你,来担任这个临时的领袖、暂时罢免女娲吧?”
“嗯,还有债多了不愁……一不做,二不休。”
“那推动执行计划的人员,也由你来负责……吧?”
“喷女娲……哦,不对,是喷鸿钧……喷鸿钧的重任,一并交给你了!”
“大家负责突围,分工合作,何愁大事不成?!”
雷泽开始时还有些犹豫,磕磕绊绊的。
但越说,他嘴越顺,坑同僚,坑的那叫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听着他的话,帝江祖巫人都傻了——从他的表情可以推断而出。
帝江垮着个批脸,面色发黑,生动形象的反应出他此刻的心境——
一顿操作猛如虎,却反倒把自己给坑了?!
小丑竟是我自己?!
你们这群人,一点担当都没有的吗?
拿我这出谋划策的大军师背锅抗雷,你们的良心不会痛的吗?
帝江祖巫嘴一张,就要出言痛斥,原地跳反,跟鸿钧站在同样的立场上,对当下时代诸神间的风气,表示万分的痛恨和惋惜。
——这都是什么人啊?!
然而,情况已经不允许了。
只因雷泽的话,已经得到了许多大巫、乃至于是祖巫的一致认可。
经过集体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这重任,组织上只有交给帝江同志,才能彻底放心啊!
“帝江,你就不要推辞了!”
句芒祖巫,头都摇出了残影,嘴角依稀可见一抹奇怪的笑容,“在我看来,也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能暂时接替女娲,并且承担之后所有行为的可能后果!”
“换作他人,可能还真的不行!”
“既如此,你推让什么?”
“时间宝贵,半分犹豫不得!”
句芒祖巫脸色神圣,在发着光,“要为大局考虑!对!为了大局!”
“是啊!”烛九阴重重叹了一声,“还是这句话——为了大局!”
群情汹涌。
紧要时刻,巫族上下万众一心,一致推选帝江祖巫,成为新一任的巫族杠把子,带领大家“讨伐”天道,匡扶正义!
“帝江是个好同志!”
天吴祖巫高声道,“这些年来,他默默无闻,却为我巫族,做了数不胜数的贡献!”
“出使三千神圣,处理巫族内务,震慑天庭高层,决策战略大局……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不可磨灭的功绩!”
“舍后土之外,就数道友在巫族中的功绩与声望最高!”
“如今……”
“后土遭遇罹难,不幸出了事故,急需接班人,带领我巫族上下继续奋战……论功论德,除了帝江道友你,还有谁有哪份资格?”
“帝江,你就从了罢!”
天吴板着脸,苦劝之。
诸多大巫纷纷响应。
帝江看着那一张张热切推他上去背锅抗雷的面容,嘴角抽了抽,眼神迷离变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尖锐,极具压迫力。
“罢!罢!罢!”
帝江眼角含泪,似乎是有无尽的悲伤。
“既然大家抬爱,一致同意……”
“那我就当仁不让,暂时接手这领袖的职衔好了!”
帝江同意了!
这反倒是让群巫有些意外了。
本来,他们还做好了心理准备,要走走流程,三请三让呢!
——帝江拒绝三次,他们就恭请三次,表现出君明臣贤的样子,大家都是道德楷模。
现在却好,帝江答应的可真是干脆,丝毫都不拖泥带水的。
不过,帝江同意是同意了,但他显然并不如何开心高兴。
“女娲啊,你莫怪我。”
他轻叹一声,“事急从权,我不得不临危受命……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望你事后不要太生气,把身子都给气坏了。”
“我也是没办法呐!”
摇着头,帝江祖巫抛出一副卷轴,随手一抹,就有文字出现,赫然是一封任命书。
——这是他出任巫族领袖的文件!
而后,他信手一挥,这卷轴便在群巫面前一掠而过,意思很直白。
——签字吧!
签了字,就有足够的权威效力,他帝江便名正言顺,是巫族大部分股东认可的、能暂代出现问题之女娲处理巫族上下一切事务的领袖!
既为领袖,则令从他出,锅也由他扛,合情合理!
这个过程,进行的很快。
大家草草扫过一眼——
‘根据巫族的发展需要,经研究决定,得广大股东投票认可,现通过以下人事调整与任命……’
‘当女娲遭遇不可抗力的特殊意外,无法主持巫族大局,则由帝江同志暂时接管后土于巫族中的人脉资源……’
‘在确保不大幅度损害女娲之个人或家庭利益前提下,替之做出巫族重大战略决策……当其损失无可避免,则要尽力止损,争取实现双赢的目标……’
‘此任命,认可成员为……’
以下,是一片空白,等待着群巫的签字,让其得到公认。
大巫、祖巫们彼此对视,很快就有了决断。
——帝江都决定出去抗雷了,天塌下来,他这个子最高的去顶上。
牺牲至此,他们如何还能给拖后腿?
立时,有道光纷起,蕴含诸神的意志,落在那空白处,化作他们的签章。
“轰!”
当殿内的大巫、祖巫,都进行了响应,这占到了巫族内部一半以上数量成员的认可……顿时,异象自成。
巫族的气运长河汹涌澎湃,喜新厌旧,不再只围绕着后土转悠,转而是去亲昵于新上任的巫族领袖去了。
或许,能让后土自我安慰的是——帝江终究只是个“临时工”,那白纸黑字写的也很清楚,这就是个过渡品,巫族说到底,依旧是归属女娲。
那些小没良心的气运长河,也就是分出去了一丢丢,去缠着帝江……源头呢,还是在她女娲那里的。
饶是如此。
这一系列的操作,也看呆了鸿钧这位道祖。
他双目圆睁,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你们巫族的这番操作,可真是秀到了他啊!
震撼!
太震撼了!
不过,震撼之后,他心中升起的就是操蛋和惶恐。
女娲“被”牺牲至此,还有帝江也“牺牲”至此,背锅抗雷,事后扛起女娲的压力……这么优秀的表现,他还能有好果子吃?!
好的不灵,坏的灵。
很快,鸿钧的担忧,得到了证实。
“呵!”帝江冷笑一声,果断指挥,让群巫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