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戰婿無雙 ptt-第456章 白沫的提醒推薦

戰婿無雙
小說推薦戰婿無雙战婿无双
白沫却摆了摆手说:“没事的,现在天龙集团的运作已经慢慢恢复了。”
“现在也慢慢的开始正常运作了。”
“而且大不了我带会回去多工种一下就是了。”
“工作哪有我的好友重要啊?”
白沫真心的说着。
温漫雪一阵感动:“谢谢你,白沫。”
“我们什么关系,你说谢谢就见外了啊。”
白沫还有些生气的说:“你就好好的休息吧,不要想太多。”
“事情我都帮你处理好了。”
温漫雪歪着头,疑惑的问:“事情?”
“不过谢谢你处理好了。”
白沫疑惑的看了温漫雪一眼,又看了一眼顾尘。
眼神中满是疑惑,但是白沫并没有挑明,只是说:“那你好好的休息,我就先走了。”
“嗯,老公你帮我送送白沫吧。”
顾尘站起身:“好,那我马上回来。”
接着和白沫说“我送你到公司吧。”
白沫却摇了摇头:“送我到楼下就可以了。”
两人边说着边往外走着。
等到两人离开了温漫雪的病房,到了楼下之后。
看着白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顾尘忍不住的问道:“白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说?”
白沫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我确实是有话想要说。”
“那就说呗。”
“那我就说了。”
白沫看着顾尘说:“我知道你肯定疑惑我为什么我和我姑爷爷在一起,但是我这个事情我得另说,现在我还不能和你解释。”
白沫的话让顾尘想起了那个时候,白沫和白魁一起出现。
虽然顾尘也有很多疑问,但是既然白沫都这么说了,顾尘也不再多问什么。
“我知道了,你有什么想说的你说吧。”
顾尘点了点头,看着白沫。
见到顾尘这么说了,白沫也才继续开口。
“我要说的是,曼雪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那个时候的热搜,她都忘记了嘛?”
白沫这话说完,顾尘才想起来。
还有林键发布的那个新闻的事情。
只不过顾尘以外自己已经把林键折磨了一顿了,事情已过已经都结束了。
但是看上去好像并没有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把些新闻的人解决了,但是发新闻的,你还没有管过呢。”
“虽然写新闻的不能再继续写了,但是发新闻的还可以继续发。”
“那家报社重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流量,在有了这个热点后就一直咬着不撒口。”
“林键没有了,他们在可以换着人来写。”
“我后来通过天龙集团的力量处理了一下。”
“让他们暂时的闭嘴了。”
“但是我想他们后来应该还会继续靠着这件事情做妖的。”
“你注意一下吧。”
“虽然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想说,但是下次吧。”
白沫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着急的往外跑去。
看得出来她现在很赶时间。
杨樱现在也不能做事情,全公司的事情都是压在白沫的肩膀上面的。
因此白沫现在的时间很紧张。
顾尘看着白沫离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
从包里掏出一只烟点上。
自从和温漫雪同居之后,顾尘已经是很少抽烟的了。
因为温漫雪不喜欢香烟的气味,因此顾尘为了温漫雪戒了烟。
但是现在在外面顾尘忍不住的还是想要抽一支烟。
让自己有些着急的大脑放松一下。
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顾尘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曼雪。。。”
吐出一个烟圈,顾尘喃喃自语的念了一次温漫雪的名字,自言自语。
“你在瞒着我吗?”
抽完一支烟,顾尘将烟头按熄,转身给舞斩打了个电话。
“找几个下手有分寸的,去帮我做一件事情。”
接到顾尘电话的舞斩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她很快的就明白了顾尘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
挂断了顾尘的电话,舞斩搜索出了目标的照片。
发出一阵冷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做出什么事情终究都得付出代价。”
断锋看着舞斩不明所以的对着夜刀问:“舞斩大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夜刀一脸痴迷的看着舞斩说:“小屁孩你懂什么,这是成年女性的魅力。”
断锋看了一眼自己一马平川的前面,又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舞斩,喃喃自语道:“只要这么说就能成为成熟女性了嘛?”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
“准备出发,有事情要做了。”
舞斩白了夜刀和断锋一眼。
“正好给你上上课,杀手可不只是要做杀人这一件事。”
断峰立刻嘟起了嘴:“啊?舞斩大人,我能不能不去啊?”
“可以,但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别想要了。”
“那好吧,我去还不成吗?”
听到舞斩拿自己的工资威胁自己,哪怕是断峰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去了。
毕竟天大地大,工资最大。
结巴保安自从被顾尘吓了一顿之后,胆子是越来越小了。
以前罩着自己的那个混混头现在是真的跑去出家去了。
没有了混混头保护的结巴保安,现在几乎是在一种捕风捉影的状态里面。
就是一直流浪狗跑过去了,他都不敢多看两眼。
生怕就是条狗都要来打自己一顿。
而当一男两女的组合出现在大楼下的时候,结巴保安的第一反应不是上去问对方是做什么的,而是下意识的逃跑。
在这三人中的两人身上,他能感受一股熟悉的气息,就是上次把自己暴揍了一顿的人感觉。
舞斩三人组到达楼下时,舞斩先前准备的,用来放到保安的技巧完全的没有了用武之地。
结巴保安见到他们就跑了,连给舞斩用的机会都没有。
断锋有些尴尬的看着舞斩说:“舞斩大人,这。。。”
“这先前准备的那些东西是不是都没有用了。”
“谁说没有用的?”
舞斩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也生气了。
于是摸出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堆银针,朝着还在跑的结巴保安丢去。
一阵破空声响起,结巴保安应声倒地。
舞斩看着躺在地上昏迷的结巴保安说:“看,这不就有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