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736章 要當爹了相伴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果然,大宋根本就没有争霸海洋的野心。
对于大宋来说,海洋是蛮荒之地。哪怕是海贸给大宋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一样无法改变大宋皇帝和重臣对海洋的看法。
章惇看不上海洋,皇帝也看不上海洋。
对于大宋的君臣来说,海洋可以给大宋带来黄金和香料之外,似乎没有了任何用途。而远隔重洋的蛮荒之国都穷的让人觉得是花子。
南洋……大部分地区百姓连衣服都穿不起……不知廉耻。
穷的连碗都用不起,要饭的家当都置办不起,可怜呐!
这样的地方,哪里值得大宋的皇帝去关注?
另外,对于大宋来说,太富足反而催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任何比大宋穷的邻居,都有在大宋身上发财的心思。说好点,就是穷亲戚。说坏点,就是强盗。这都是想要从大宋身上沾光的主,就像是阔少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丐帮聚会,躲还来不及,怎么敢去招惹?
果然,皇帝赵煦对李逵提出的海上奔袭辽国东京道很感兴趣,除此之外,啥也不说,口风严谨的很。
等到李逵最后无奈,只好提出了给章惇说过的战术,从代州找机会过南山关,突袭涿州的计划。
当然,也不一定是从代州走,还可以从雁门关转而去涿州,甚至奔袭辽国的中京。这就要看李逵到时候的选择了。但要求只有一个,一旦辽国南下,李逵就要用这一万多人马,至少拖住辽国的二十万大军。
辽国虽说陈兵十万,可真要是被逼急了,举兵南下攻打大宋,就不可能只用这十万人。
三十万起步,六十万封顶,这才是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较量。相比之下,西夏的国力和宋辽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但这方面李逵不用着急,出兵三十万,辽国也需要准备很久,甚至比大宋需要更久。因为辽国的幅员太辽阔,军队集结要比大宋麻烦的多。而且辽国没有鸽子这种传递消息的神器,只能用马跑。这方面,大宋吊打了辽国。
至于飞鹰?
算了,鹰这种生物不像鸽子这么恋家,说不定放出去,在野外自己过日子了。
垂拱殿内,章惇不明所以的问皇帝:“官家,之前李逵说组建海军,从海上奔袭辽国的战略,为何你一直对臣使眼色?”
赵煦忍得很辛苦,之前确实一个劲的给章惇使眼色,而且还不止一次。对于这个问题,做皇帝的也为难:“这个嘛?朕对于奔袭很感兴趣,但是章相你也知道,如今国库没钱了,组建海军需要钱。但是海军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今我大宋的重心还是在西夏,在河套。只要我大宋能够顺利将河套和西凉拿下来,和辽国的局势将扳回一城。”
“但这和海军有何关系呢?”章惇不解道:“海军投入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初期投入也不会太大。而且登州船厂如今开工不足,足以为我大宋使用。”
皇帝心说:“你这是不知道李逵在干什么,朕断定,海军是个赔钱货。数百万贯投入,也不见得有起色。”
说起来也丢人,甭管那个朝代,皇帝都不会太放心朝臣。隶属于大内的特务机构肯定不能少。
不过大宋的皇城司有点特别,人数太少,总数才一万出头。收集情报肯定不够用。但大宋有足够多在各地的矿监,税监,这些主官大部分都是宦官。
皇城司通过宦官得到消息,从而掌握重臣的家底。
李逵在登州建立船厂的消息皇帝也知道,甚至李家船厂几次沉船事故都很清楚。皇帝也不能空口白牙的胡说八道,好在章惇是皇帝最信任的人,赵煦这才开口道:“章相有所不知,李逵所说的海军虽说很有见地,可章相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官家,难道另有玄机?是否是皇城司探听到了什么消息?”章惇还是上路,开口就解决了皇帝的尴尬。
底下人自作主张的行为,和他毫无关系。
皇帝赵煦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不算是他皇帝故意探听臣子的消息,主要是皇城司的人太闲了,到处乱打听。想到这里,赵煦才开口笑道:“李逵在登州有个船厂,已经有两年了。去前还从南方挖了一批造船的工匠。”
说这些,章惇还真想起来了,点头道:“确有其事,李逵家里的管事,把礼部尚书林希老家的船厂的工匠给挖光了。反正林希家的船厂差点办不下去,当时林希还准给李逵上眼药。”
皇帝抚掌笑道:“没错,就是这个船厂。这船厂是李逵的兄长李达看管,只是不知是李达这个人好高骛远,还是李逵对船厂的要求特殊。李家船厂从来不建造小船,几千料的船根本就不屑一顾,上手就要建造万料的大船。”
“多少?”
“万料啊!以前是万料,如今应该是要建造两万料的大船。”
皇帝赵煦对造船没有多少概念,他也分不清船只大小的区别。可章惇不一样,他是福建人啊!和礼部尚书林希一样,章家也少不了经营海商。加上泉州是当下全世界最大的海港,拥有商船无数。可即便自誉为见过大场面的人,章惇也想象不出两万料的大船是个什么样子。
毕竟,在汴河上行驶的最大号的船也不过是两千料而已,海船的话,三五千料已经是大船了。
章惇毫不掩饰脸上的惊骇,估算道:“两万料的船,一次运送一个指挥,甚至更多的士兵都有可能。加上船舱中的物资,只要十艘大船,就能一次运送五千精兵,并足够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物资保障。这样的威胁,足以让辽国都为止头痛。”
赵煦却摇头道:“章相你想简单了,李家的船厂两万料大船已经沉了好几艘了。李逵都已经投了二十万贯进去,水花都不起一下。朕琢磨着李逵这是发现船厂挣钱没指望了,想要找个接盘的。”
按照赵煦心善的性格,要是有钱,他不介意给李逵接盘子,但问题上没钱,他也没辙。
皇帝不同于普通人,他有一大家子好几万人要养。
包括后宫佳丽三千,宫女逾万,宦官数万……
章惇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李逵这买卖是赔钱了?”
“没错,肯定赔钱。不过李逵应该赔得起。”赵煦忧郁道,毕竟李逵财神的名号不是乱叫的。赵煦也开始为自己花钱如流水而痛心不已。明明是为黎明苍生发动了一场对狼子野心的暴徒的战争,为何最后吃糠咽菜要让他承受?
他可是皇帝啊!
赵煦甚至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要是等以后灭掉了西夏,打败了辽国。
大宋就四海靖平,百姓安居乐业,应该没有太多的战争需要大宋去投入举国之力了。
到了那时候,周围的弹丸小国,派大军去不值当。但如果能够让商人自己组建军队,带着战舰和军队去攻略,打下来,朝廷给个封号,岂不是……
想到这些,赵煦顿时被自己‘邪恶’的念头给惊醒了过来。这个想法背离祖宗的规矩太远了,万一以后死了,见到太祖太宗可怎么回答?
再说李逵,忙活了一天,终于回到了家中。
看到俏枝儿的那一刻,吓了一跳,指着自家过门才四个月的小妾俏枝儿的肚子怒道:“你怎么也有孕在身了?”
俏枝儿翻着白眼道:“你给我补课的时候,怀上了!”
这个场面太尴尬,以至于李逵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什么叫你给我补课的时候怀上了。这是败坏他的名声!
可李逵琢磨着还真有可能,那段时间天天俏枝儿侍寝,怀上也说得过去。至于俏枝儿给他戴绿帽子,恐怕真没有这机会。有李庆这家伙在街头厮混,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李逵的眼睛。
想到这里,李逵认命道:“可找医师看过?”
“找了安道全,他说没事。”
“不行,我得让他亲自给我说。”
李逵风风火火的找人去请来了安道全,安道全也不介意大半夜的被人搅和了清梦,坐车来到李家之后开始诊断:“四个月,没错的。大人身体康健,按照我给其他三位夫人的法子,稍加锻炼,必然会顺利诞下大人子嗣。”
原本李逵心里嘲讽端王赵佶海王体质,到处留种。
要是正史上赵佶没有遭遇靖康之难,他留在东京大宋皇宫里继续败家,别说儿孙,他儿女的数量都能轻松破百。毕竟,沦为阶下囚的时候,他就有儿女快八十个了,估计自家的孩子,连他这个当爹的也认不全。
哪怕他被俘虏去了金国,八年时间,还生了十四个儿女。仅仅凭借这个记录,他在华夏皇帝圈内,也是头一号,没有任何一个皇帝在这方面有比赵佶更强大的。要不是被俘虏的日子太苦,身边的女人死的死,被抢的抢,影响了他的发挥,真要是留给赵佶足够的女人,他还能疯狂造人。
想到这个恐怖的记录,估计仁宗皇帝这种最后才养活一个女儿的皇帝能嫉妒死。
不过,当李逵发现俏枝儿都有孕在身的时候,也对自己的海王体质有了一丝怀疑。
难道自己真的拥有超凡的能力?
这并不是个好现象,李逵琢磨着安道全来都来了,干脆给自己家里其他三个孕妇都做个体检。
当然,李逵只接受诊脉的体检,不接受多余项目。再说,安道全神医的光环之下,诊脉已经足够了。
安道全也不嫌麻烦,他如今的后台就是太师府,宫中还有贵妃娘娘。可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李逵给他带来的,而李逵就是他的恩主。
“大夫人身体很康健,多走动,必然生产顺利。”
“二夫人多晒晒阳光,其他不用担心。”
“三夫人……”
站在后院,李逵的思维有点恍惚,怎么家里头都是孕妇。难道自己真的要多纳几房,才能避免自己回家做光棍的日子?
刘清芫看到李逵,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她之前担心万一要是自己生产的时候,李逵不在家,她要去依靠谁?
看着李逵,刘清芫神情道:“夫君,只要你家里,妾身什么也不怕!”
这个话李逵不太好接,主要是大宋如今也是关键时刻。说不定那天他就要带兵出征了。有道是长痛不如短痛,李逵如实道:“夫人,为夫过段日子可能要北上。”
说完,李逵解释道:“不过夫人放心,一两个月不会出征。”
说到这里,刘清芫的眼眶都红了,她一个女人,却要一个人生孩子,这得多大的风险和恐惧啊!当然,李逵在家也没用,最多也只能在院子里吼两声,给她壮壮胆。但更有可能将她生产时候的痛苦惨叫被李逵的吼声压下去。可这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强。
这个问题李逵不好解释,只能问安道全:“安道全,我家夫人两个月能生产吗?”
孕妇生产,日子都指不定。
有时候早几天,有时候挖几天。早三个月的,基本养不活,晚三年的是哪吒。
哪怕安道全是神医,他也不敢打包票,尴尬道:“大人,下官学疏才浅,恐怕帮不上忙。”
李逵摸着下巴,打量了三个隆起的肚子,踅摸道:“要是你们努努力,兴许能在为夫出征前把孩子都生下来。”
“去你的!”
刘清芫羞涩不已:“这都有外人在,胡说八道什么呀!”
安道全尴尬的笑了笑,起身告辞。
要让孩子早出生几天,他其实能帮上忙,宫中的贵人同时怀孕的也经常有,为何有的贵人能早生产,有的贵人却晚上几天?
这是争大皇子,争太子呢?
一个有能力,值得信任的太医,手里肯定有一两个能助产的药方。这种方子,平日里太医根本就不会拿出来用。只有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才会拿出来。一旦这方子用上,这个太医基本上就赌上了项上人头,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李逵家里虽然已经有了爵位,但是能比得上太子吗?
早晚出生都一样,刘清芫是正妻,生下的儿子必然是长子。哪怕让其他两位夫人赶早了,也没有机会继承家业。在宫外,太医根本就不会开这种方子。这不仅仅是对自己不利,而且用了这些方子的孕妇,凶险也很大。
安道全怎么可能给自己找这等麻烦?
不知不觉之间,李逵白天去兵统局,下午就回家。
一晃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这日,刘清芫费劲的在侍女的搀扶下在院子里走动,突然腹中一阵绞痛,感觉肚子里小胳膊小腿的家伙不安分起来,疼地她冷汗连连,心说:“不好,讨债鬼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