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四十二章 一劍斬破大眼珠子 【感謝“brighton”的盟主】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砰、砰、砰!
三声炮响,彩旗招摇。
国君的御座经由十几名健壮女子扛着,穿过万民组成的人海,来到盛典观礼席的最高处。上方珠帘垂落,看不清国君的样貌。能看见的是,在她御座的边上,趴伏着一只羽毛灿灿的金凰。
在御座登顶之后,又过片刻。
另一支盛大的队伍自圣殿方向行来,队伍最高处,是同样十几名健壮门徒抬着的、国教首座的圣座。
御座的珠帘后面,隐约响起一声冷哼。
这种大典上,最后到来的那个人,自然是最有地位的。
在圣座下方跟随着的一众身影里,最显眼的当属于一位脚步欢快的管事,似乎只要能追随在圣座旁边,就已经是他此生最幸福的事情。
所过之处,孩童们抛出鲜花、彩缎,看起来,似乎百姓对首座大人的爱戴还要超过国君。
不多时,圣座到了与御座并驾的高度,两个站在华胥国顶端的女人,似乎拉开一侧的珠帘,彼此说了些什么,但是已经无从得知了。
来观礼的百姓们只能听到,有礼官登台,高声道:“御座与圣座都已驾临,那现在……春华盛典,开始!”
砰!砰!砰……
又是一通连环的炮响,盛典即刻开始。
被安排好的诸多表演按照顺序,一一登上舞台,歌舞、杂技、戏法等等……十分喧闹。
台下观礼的人们也越来越多。
白日里的表演尚且还是普通,等时候快到了晚间,最精彩的节目都准备上演,华胥国的百姓也几乎都已经赶了过来。
这是从部落时期就已经存在的盛大庆典,全国的百姓团聚在一起庆祝一年的收成,载歌载舞、狂欢整夜。传承至今,依旧如此。
只是,人群中吐槽的声音越来越多。
“近些年的盛典这是越来越无聊了……”路人甲吐槽。
“是啊,本来听说第一美男子英黎要登场表演,我还有些期待,谁知道还是没有,真不知道这些人比英黎强在哪里。”路人乙失望地说道。
“偌大的华胥国,连几个能演出有趣节目的人都没有,真是……”路人丙摇头叹气,“今不如昔、今不如昔。”
“不是没有能演出有趣节目的人,是有趣的节目都不让上!”路人丁愤慨道:“那些组织盛典的昏官,庸庸碌碌、酒囊饭袋,简直不配吃我们种出来的米饭!”
“偏激了、偏激了。”路人甲见他说得激烈,忙拉回来道:“可能是时代不同了吧,说不定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这种东西。”
“你骂谁呢?”路人乙就年龄不大,顿时横眉瞪眼,显然是觉得这句话对自己的审美、智力、道德等等造成了全方面的侮辱。
“要我说啊,是那些好的表演者都不敢再演了。上面的官老爷们先挑你一些错处,不改不行。女人们看见了再挑你一堆错处,男人们看见了再挑你一些错处……怎么都不对,干脆就不演了嘛,反正盛典表演又不给钱。以前还能说给全国百姓表演光荣,现在啊,只有那些没东西、心里虚的人才需要这种‘光荣’。”路人丙摇头叹气,“怕是好光景难再见了哦。”
“确实。”路人丁继续愤慨,“一盘菜放在这里,总有人吃了会挑剔咸淡、贬损味道。唯独一坨屎放在这里,没有人会挑它的毛病。因为它是一坨屎,这就是最大的毛病了!”
“罢了,反正现在也没人认真看盛典了,我们都是借着个热闹的背景,做自己的事情嘛。”路人甲又劝道。
“是啊,正经人谁认真看盛典啊。”路人乙问道:“你看盛典吗?”
“不看。”路人丙忙不迭摇头,又反问道:“你看盛典吗?”
“不看。”路人乙也立刻摇头。
两人相视一笑,“无聊!”
……
尽管所有人都不怀疑,这越来越烂的春华盛典迟早会遭到华胥国民的抛弃。但起码今日,这多年传承下来的习俗还是有绝大多数人在遵守,即使大家只是借着盛典的背景做着聊天、娱乐、聚会、裸奔、跳舞、喝酒等其它事情。
尤其在夜幕降临以后,舞台旁燃起了几十丛盛大的篝火,人们纵情狂欢。
但当某个时间来临的时候,大家都默契地止住了喧嚣。
因为熟悉流程的人都知道,该国君与国教首座致辞了。
一只金凰载着国君从天而降,落在了舞台之上,身穿金色长袍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顿时欢呼鼎沸。
这一代国君虽然没什么大的建树,但也没什么大的过错。对于百姓来说,这样的国君就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君主了,所以大家并不吝惜自己的掌声。
国君的讲话也非常简单,一如往年,大概就是过去的一年里我们风雨同舟、未来的一年里我们同舟共济……之类的话。
接着,国君退场,就是国教首座。
首座登场时,场间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接下来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呼声。
首座很美。
她披散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罩着白色流苏的曳地长袍,面容冰冷,眸光阴翳。但即使冷若冰霜,也难掩精致的面容。
“诸位……”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也要进行一番例行讲话的时候,首座忽然抛出了一句重磅的话语。
“我早先收到了神明的启示,华胥国……就要灭亡了!”
“哗——”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成片的哗然之声。
“首座……”国君的御座中也响起了质疑,这显然没有事先跟她商量过。
“而我!”首座的声音又忽然一扬,“有办法拯救这个华胥国!”
“首座疯了……”许多人的心里都响起了同一个想法。
包括华胥国君在内。
“来人!”国君急切地走出御座,“将首座给我请下来,我要问问她究竟想怎么样?莫非还真要让全国百姓都变成她那个鬼样子?”
可是……
御座之外,一应宫中属官却纷纷倒戈,看着国君,冷声道:“陛下,还请稍安勿躁。”
“什么意思?”国君眉眼一横,“你们……”
“首座是要救这个国家。”属官虔诚地说道。
国君面目一凝,扫视过去,自己的诸多亲信,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首座渗透了……
她如此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这一日吗?
莫非……
“想要拯救华胥国,必须让所有人都完成升华。今天晚上,我就要让始魔之眼升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首座高高举着双手,声音难掩颤抖,双目中闪烁着歇斯底里的光芒。
随着她的双手变幻繁复的法印,似乎有琉璃破碎的声音在夜幕中响起,喀喇喇的裂纹蔓延开来,最终是嘭然一声巨响!
一颗深紫色的血肉眼球当空暴露!
原来始魔之眼就在虚空之中,而她的召唤只是打破这层边界。
“你要做什么!”国君大喝道。
她是知道这东西有多恐怖,凡是被它照射到的人,都会变成可怕的怪物!
先前首座曾经带她去过禁山那座洞窟,隐约透露过这样的想法,可是她坚定的拒绝了。觉得即使末日将至,也应该另寻它法度过。
想不到,首座竟然如此决绝。
甚至不惜在春华盛典上,施展这样的手段来完成她的计划。
咕噜噜……
那诡异的巨大眼球猛地翻转过来,道道血脉清晰地鼓动着,虽然仅仅是一颗眼球,居然像是鲜活的一般。眼瞳中当空跃动着火焰似的神光,眼神中满是不可名状的嗜血与疯狂……
像是一轮红月当空。
“额……”人群中的孩子最先发出不适的呻吟,他们的血肉最脆弱,一下子就受到了这目光的影响。
老幼男孺……
这些身体弱的人最先有感觉。
最后是强壮的女人们。
不过是一眼而已,就让无数人的心脏骤然缩紧。
“升华吧……”首座口中大声念叨着,“始魔之眼,赐予华胥国……嗯?”
她正仰望着半空中的眼球,忽然望见一道白芒从远天划过来,好似流星,又似半月,带着凛冽的寒气……
那是什么?
迷惑的同时,首座的心里蓦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怎么感觉,这道白光的朝向……不偏不倚,就是奔着半空中的始魔之眼去的呢?
呵,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东西敢冒犯始魔之眼,那可是……
首座的心声至此,戛然而止。
嗤——
白芒瞬息透过始魔之眼,稍微淡了一层,继续向远方划去,看样子是要斩断月亮才肯罢休。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在那一瞬间,似乎始魔之眼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下一息,那巨大的眼球中忽然迸发出剧烈的白芒!
白芒转眼渗透出来,整颗眼球都被切割成为了两半!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直至透明消失,重新融入虚空之中。
夜空一片静谧,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
四野一片安静。
华胥国的无数百姓齐齐看着首座大人,目光中充满了……不解。
原本看她煞有介事地说什么末日将至、只有自己才能救大家、还要搞什么举国升华……
所有人都以为她要来一个大动作。
其实动作也不算小,手舞足蹈地召唤出一颗诡异的大眼珠子……
这颗大眼珠子甫一出现就让大家心跳加速……
然后。
就爆了。
“爆了?”还有些人难以置信。
“就这?”
越来越多人从先前的惊愕中脱离出来,纳闷地看着首座,不理解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座在上面……是给全国人民整了个活儿?
“这是不是什么搞笑表演啊……”有人提出了这种怀疑,“确实比先前的盛典好看多了。”
“这倒是……”
下方从窃窃私语到议论纷纷,涌入了国教首座的耳中。
她却还没有从呆滞中解脱出来。
毕竟她的震撼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强烈,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懂始魔之眼了。
那可是她从神明启示中得知、费尽千辛万苦才能勉强掌控的、既能灭世也能救世的力量,方才她尝试着再次联系始魔之眼,却发现已经完全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了。
她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有些不敢承认。
它“死”了。
倒也不是说没想过失败,只是……这样也未免太草率了吧?
甚至连她自己都想问一句,就这?
首座这里呆若木鸡,那边国君却已经怒不可遏。
她自然知道,首座这不是什么整活儿,她是真的想要将华胥国变成一座见不得光的魔物国度!
盛典外围的军队也已经围拢过来。
首座虽然将国教门徒渗透到了国君身边,但毕竟还是无法和军队的实力相比,很快场间的局势就重新回到了国君的掌控下。
无数披甲执刀的女子围住了这座舞台。
首座站在上面,目光这才稍稍转圜,她最大的依仗已经消失,其实她已经不在乎现在的结局了。
国君当然不会绕过她。
可就在这时,又一道流星似的白芒从天而降,转瞬之间落在她的面前。
“英黎?”首座一眼认出那张有些晃眼的面孔。
“定。”
来人给她的回应,只是一根手指。
接着,将她也掠到了剑身上。
轰——
汹涌的风声猛然灌进脑海,霎时间,四肢百骸仿佛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厮杀。
“啊……”
落地的一瞬间,首座的心里竟发出一声难以言喻的呻吟。
短短刹那间,她已经来到了远处的一座山峰顶上。
毫无疑问,劫走她的人正是李楚。
斩破大眼珠子的人自然也是。
李楚又一抬手,解开了首座的穴道。
“嗯……”首座又嘤咛一声,直接站立不稳,双腿向内并拢,颤抖着跌倒在地,与此同时紧咬着下唇,眉眼间似是迷离似是痛苦。
她的修为远高于沧空,倒也不至于不济到晕倒。可要说能够承受李楚的速度,也还远远不够。
李楚在一旁静静等着,半晌,她才稍微恢复神智。
抬起头,她的第一句话说道:“能再来一次吗?”
“……”李楚沉默了下。
御剑也能上瘾的嘛?
“首座大人!首座大人!”陈化吉适时地从山坡下面窜了出来。他与李楚约定在此,来的也不能算慢了,“我想死你了呀!”
首座冷漠地瞥了他一眼,“吴稽?你怎么也在这?”
“哈哈,小李……英黎是我的好大哥啊。”陈化吉笑道。
“今日之事……”首座看着李楚,“全都是你的计划?”
“不。”李楚摇头,“我的计划就是杀了你而已。”
他没说谎。
先前在圣殿内,他确实想简单地搞掉首座来解决问题,后来还差点和陈化吉碰一碰。
可是后来,他又想了想。
未尝不能有一个办法,同时完成自己和陈化吉的两个任务。
自己是要拯救妹妹长梓,那只需要破坏首座的计划,斩掉始魔之眼就可以轻易完成。
而陈化吉的任务,是要保护首座安危、并帮助首座完成她的愿望。
可首座的愿望,真的是将整座华胥国变成妖魔之地吗?
不。
她是想从预言的末日中拯救华胥国。
“华胥国的末日……由我来负责。”李楚淡淡说道。
“你……”首座惊疑地看着李楚,“你能够在末日中拯救华胥国?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获得了可以斩破始魔之眼的力量……那末日可不一定是一剑就能解决的事情。”
“如果一剑解决不了的话……”李楚道。
“那就再来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