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48章 朕不滅高麗……羞於見先帝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宫中。
君臣正在商议政事。
“金春秋每年都会求援,老臣有些不解,高丽难道每年都要攻打一番新罗?每次都岌岌可危,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金春秋的这个本事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长孙无忌不屑的道。
“不过百骑送来了消息,高丽确实出手了,新罗丢了几座城池。”
来济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并非是想和他别苗头。
长孙无忌莞尔,“老夫的度量却是还有些。”
众人不禁都笑了。
“丢了几座城池……”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上次出使辽东,让朕知晓了新罗的现状。金春秋、金庾信野心勃勃,操控新罗,手段阴狠……”
宰相们目视皇帝,等待他的决断。
李治想到了许多,“高丽如今在辽东不敢挑衅大唐,却频繁侵袭新罗,这便是泉盖苏文在蠢蠢欲动,不过新罗蕞尔小国,他却不敢下狠手……可见雄心全无。”
来济微微颔首,“陛下此言甚是。”
“高丽出手,朕敢断言泉盖苏文在盯着大唐,唯恐大唐出兵。”李治讥诮的道:“曾风光一时的高丽人,如今也对大唐瑟瑟发抖了。不过金春秋狡黠,大唐观战就是了。”
“陛下,兵部任尚书求见。”
任雅相进来,径直说了此事,“……高丽与新罗之争,大唐旁观即可,等新罗岌岌可危时再出手。到了那时,不管是让金春秋调运粮草,或是配合征战,他不敢不从。”
他发现群臣都在看着自己。
“陛下才将说了观战,大唐看热闹。”
来济笑了笑。
果然,大部分人都是一致的。
新罗……有难了!
但任雅相却丝毫都不同情他们,从得知善德女王只是金春秋和金庾信的傀儡后,大唐君臣勃然大怒……
金春秋用善德女王的名义多番示好,背地里却干些小人的事儿,让人不齿!
如今能看到新罗倒霉,何其快哉!
回到兵部,贾平安来了。
“当初百骑有个谋划……”
贾平安说道:“新罗屡次三番哄骗大唐,下官请示了陛下,随即令百骑伺机而动,让新罗人和高丽打起来。”
任雅相看着他,“此次高丽出手,难道是百骑的手笔?”
贾平安点头。
任雅相叹息,“百骑被你操练数年,光彩夺目。兵部的密谍何时能操练好?老夫期待备至。”
百骑。
明静看了一眼购物车的小册子。
武阳侯不在,百骑贷断了根,让她痛彻心扉。
“沈中官。”
一个文书进来,送上了一份卷宗。
“当初武阳侯谋划高丽与新罗动手,今日来了消息,便是我百骑的功劳。”
沈丘缓缓抬头。
“朝中正在为此事商议,谁也没想到是百骑策划的,为何不早说?”
文书木然,“武阳侯当初想的天马行空,大多都没付诸实施……咱们以为此次也就这样。”
你坑了咱!
沈丘起身,明静坐直了身体,选择为了曾经的债主辩护:“武阳侯当初还说迟早要打到大食去……当时我们都在笑他。”
沈丘急匆匆的进宫。
“陛下,此次高丽出手,乃是百骑挑拨。”
李治的眼中多了厉色,“为何私下谋划此事?”
沈丘说道:“此事大约一年多以前就开始谋划了。”
他看了皇帝一眼,“说是当初请示过陛下。”
李治一怔,“可有此事?”
呃!
皇帝日理万机,哪里能记得那么多事。
但无需担忧。
王忠良说道:“陛下,奴婢去查查。”
起居注啊!
李治也失笑,“朕还未老,便先衰了。”
查是查出来了。
“……武阳侯当日说,新罗怕是不老实,隔一阵子要敲打一番,不能让他们养精蓄锐,要不就让百骑挑拨一番,引得高丽或是百济来攻打……”
“是如何成的?问问贾平安。”
王忠良去了,晚些回来。
“武阳侯安排人去散播谣言,说新罗人与倭国人密谋,准备夹击百济,高丽必然不肯坐视新罗打下百济……”
李治皱眉,“倭国的谣言……如何能取信泉盖苏文?”
“那个倭女……”
……
高丽。
麻野进了王宫。
五把刀就摆放在案几上。
高丽的无冕之王,著名的五把刀泉盖苏文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闭着。
“见过大莫离支。”
泉盖苏文睁开眼睛,“你上次说倭国对新罗野心勃勃,可后续为何又想攻打百济?”
“大莫离支。”麻野抬头,想到了贾师傅,“左大臣说过,倭国孤悬海外,要想扩张,必然得寻找到一块宽阔的土地。而唐人便是最大的对手……所以要谨慎,若是能在新罗与百济的身上割一块土地作为台阶,随后就能徐徐图之……”
“巨势德多?”
泉盖苏文淡淡的道:“那个小人!”
巨势德多在宦途中变向转弯太急,堪称是小人。
“是。”麻野面带苦笑,仿佛很为难,“左大臣惧怕新罗与大唐联盟……”
“大唐就算是与新罗联盟,也不会对倭国感兴趣!”泉盖苏文冷冷的道:“巨势德多竟然也想来这边分杯羹吗?”
麻野低头。
贾师傅的交代记心头。
“隔两年你便想办法去高丽,以背叛者的身份告诉泉盖苏文,新罗想和倭国联手……”
我也不想,但那个俊美的少年握着我的把柄。
泉盖苏文缓缓起身。
仿佛一座山在身上渐渐伸展,压迫感袭来,麻野的头更低了些。
泉盖苏文俯瞰着麻野,讥笑道:“倭国多大的地方?和野人一般的族群,也敢觊觎土地。”
麻野告退。
殿内,泉盖苏文的呢喃恍如虎啸。
“……金春秋小人,在我大军的逼迫之下,可颤抖了吗?”
“来人!”
“大莫离支!”
甲衣摩擦的声音让麻野觉得脊背发寒。
“辽东唐军可有动静?”
“并无,与往日一般。”
“如此,此次要让金春秋求饶!”
“领命!”
一个将领从殿内出来,冷漠的扫了麻野一眼。
恍如刀锋!
麻野低下头,直至出了王宫,回身说道:“我想在街头转转。”
陪同的官员点头,“大莫离支说了,此次你送来的消息极为重要,可任你去看。”
麻野在街头转了一圈,眸中有失望之色。
但更多的是欢喜。
那个武阳侯终究没法操控我了。
回到住所,麻野躺在床上缓缓睡去。
她梦到了贾平安。
“把你和巨势德多的故事写出来。”
“可是……我和左大臣并无故事!”
“我说有便有,会码字吗?”
“码字?”
“愚蠢的倭国女人,那可是老师?”
“奴不懂。”
随后贾平安说了许多人的名字,闻所未闻。
“我口述,你写。”
“记住了,但凡你想躲过我的掌控,回头这些东西就会散播到倭国各处,别怀疑我执掌下的百骑的能力,否则你会把肠子悔青了。不,你毁掉了巨势德多的名声,他会把你丢进军营中……”
那张俊美的脸渐渐逼近,呼吸可闻。
“啊!”
麻野从梦中惊醒,双腿绞在一起……
室内好像多了些什么。
她缓缓睁开眼睛。
“我知晓你醒了。”
一个男子背身站在床前,“你此次在高丽做的不错,不过并不够,泉盖苏文的怒吼还未传到宫外,可见你还在心存侥幸。”
麻野伸手在被子里动了动。
“武阳侯说倭女狡黠,果然如此。不过……你再动试试?”
麻野的手僵硬。
美丽的眼睛里全是狡黠和狠厉。
“倭国一心就想往半岛上搬家,你此次蛊惑高丽与新罗开战……并非只是为了武阳侯的吩咐,更多的还是巨势德多的贪婪……倭国一直想在这里安家,但……这是痴心妄想。”
麻野浑身僵硬,“我……”
“这是武阳侯的交代,我从你的语气中听出了确认。贱人!”
短刀出鞘,压在了麻野的脸上。
蒙着的脸上,双目杀机密布,“不妥当时,杀了你,随后去倭国散播那些故事……你想如何死?”
麻野浑身颤栗,“奴……奴错了。”
“原来你果然是心怀叵测!”
男子冷笑,“这也是试探,没想到了倭女果然狡黠!”
麻野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中,不禁颤声问道:“谁的试探?”
“武阳侯!”
麻野浑身颤抖,“我明日再进宫。”
晚些,麻野召集人议事。
“如此我们就回去。”
“可高丽和新罗还未大打出手。”
麻野再度进宫。
晚些,她出来后,泉盖苏文的咆哮声传来。
“让新罗变成血泊!”
麻野随即收拾了行装,于第二日辞行。
出了平壤后,一路前行。
第三日,遇到了两骑。
两个男子在边上等候他们过去。
麻野看着他们,觉得不大像高丽人。
高丽人要么倨傲的不像话,要么就低三下四的不像话。
这二人却平静的看着他们。
麻野只是看了一眼,随即想着心事。
此次百骑的出现算是敲了个警钟,但她也想到了摆脱的办法。
百骑在倭国不可能有人,那么此后我不出现在倭国之外了如何?
贾平安会以为我死了,如此他还能如何?
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时代,想知晓远方一个人的情况,堪称是大海捞针。
关键是她摆了贾平安一道。
泉盖苏文说让新罗变成血泊,可却没说打下新罗。
想掌控我,你也配?麻野微微一笑。
她想到了更多。
若是能寻一个强悍的夫婿,那以后就能借助他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抱负。
女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也能做成大事!
马蹄动!
哒哒!
二骑突然加速。
马背上的男子面色灰暗,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短刀。
“刺客!”
外围的两个高丽军士拔刀迎敌。
刀光闪过。
不是一合之敌!
麻野的眸子一缩,“挡住他们!”
随从拔刀。
旋即被斩落马下。
男子已经到了麻野的身前,挥刀。
麻野下意识的低头。
头顶骤然一凉。
“百骑即将去倭国!”
麻野浑身冰凉,直起腰,无数长发从头顶落下。
她举手摸了一下头顶,竟然出现了一片光秃秃……
“啊!”
她在尖叫着。
在外人看来是恐惧,确实也是恐惧。
麻野不但恐惧刚才的死里逃生,更恐惧贾平安的手段。
百骑要去倭国!
大唐竟然……他们想干什么?
他们难道要冲着倭国露出獠牙?
两骑远去。
随行的军士分出数人去追击。
这是去送死!
众人急匆匆的寻了个小城安置,寻了人给伤员处置伤口。
麻野用布巾抱住了头部,召集了麾下。
“是高丽内部的纷争。”
麻野镇定的交代了自己的判断。
晚些,她回到了卧室。
躺在床上,她闭上眼睛,那一双带着讥诮的眼睛出现。
是贾平安的人!
他的人发现了不对,旋即追来,用几条人命告诉她。
——你脱不开我的掌控!
那个俊美的少年在讥诮的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只蝼蚁。
“贱人!”
她咬牙切齿的,美丽的脸庞扭曲着
有人敲门。
麻野起身开门,一个黑影撞到了她。她踉踉跄跄的退后,黑影反手关门,把她扑倒在床上。
借着外面的光,麻野看到了此人的脸……
她的随从之一!
这张脸上此刻全是潮红,鼻息咻咻。
“嗤拉!”
麻野的内衣被撕扯开了,猛地蹦了起来。
她露出了惧怕之色。
随从越发的兴奋了,低头脱衣裳。
麻野伸手在枕头下摸索着。
随从脱光了衣裳,猛地往下压,嘴里还发出了兽性的嚎叫。
他的神色从兴奋变成了绝望。
一柄短剑就在麻野的胸腹那里,对准了他。
噗!
……
长安。
“毫无疑问,倭国会成为搅屎棍!”
上面贾平安侃侃而谈,边上的几个老将一脸纠结。
“这娃怎地用搅屎棍来形容倭国呢?”
程知节嘴里嚼着肉脯,觉得有些膈应。
梁建方伸手抓了几块肉脯进嘴里,“倭国……那是什么狗屁地方?”
“要警惕倭国。”
贾平安很不满意老将们的满不在乎,就拍拍案几,“安静!”
梁建方嘟囔道:“贾大将军发号施令了。”
苏定方板着脸,“既然让他给咱们说说外藩局势,就老实听。”
贾平安继续说道:“别以为倭国不打眼,可毒蛇也能置人于死地。”
当大唐在半岛大打出手时,倭国人果断出击了,白江口一战被打的生活不自理。
“说说突厥。”
老程点名。
“突厥会是大唐长久的麻烦。”贾平安皱眉,“和吐蕃一般,不过突厥不足以撼动大唐的根基。”
“高丽呢?”
梁建方吃完了肉脯,拍着手问道。
“高丽……当灭!”
贾平安的眼中多了煞气。
“小子!”程知节看着他,“上次筑京观之前你便是这个模样,怎地,和高丽有仇?”
贾平安摇头,“前隋的京观。”
程知节起身,重重的拍打他的肩膀,“你若是一心只想着建功立业,那老夫只会把你看做是少年俊彦,让你去建功立业……”
啥意思?
晚些,程知节进宫。
“……他一直记着前隋的京观,说是征伐高丽时,每战必筑京观。”
程知节诚恳的道:“陛下,这个年轻人心中不只是建功立业,更是有家国……”
李治点头。
前隋啊!
他起身,再出现时是在凌烟阁。
凌烟阁中,那些功臣也在看着他。
李治缓缓说道:“当年先帝登基,得知高丽尚有前隋京观……一眼看不到边际,当即令人去高丽交涉,高丽倨傲……先帝拔刀劈砍案几,发誓一定一雪前耻……随后征伐辽东,令泉盖苏文丧胆,可却功亏一篑。”
“先帝摧毁京观,祭奠而葬之。回到长安,先帝夙夜难眠……夜半起身,持马槊而舞,吟诵前人诗句……”
“朕不灭高丽……羞于见先帝!”
……
贾平安提前跑了,急匆匆的去了东市。
“肉脯来一些,果脯也要……分成两份……不,分成四份,一份最多……”
两个婆娘,苏荷要大份的。两个孩子要少些。
拎着油纸包进了道德坊,姜融破天荒没吸气,而是赞道:“武阳侯武功传家……”
我什么武功传家?
贾平安摇头。
“小郎君!”
前方,一群狗正在冲着贾昱狂吠。
卧槽!
贾平安慌了。
小崽子作死呢!
回头屁股打烂了。
咦!
阿福也在?
徐小鱼和两个家仆在边上一脸纠结。
什么意思?
贾昱指着这些狗,嚷道:“阿福,杀啊!”
阿福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贾昱跟在后面。
卧槽!
那群狗在咆哮。
但阿福正在冲来。
一群狗四散而逃。
我的崽,你果然越发的出息了。
贾平安下马过去,阿福抛弃了追杀那群狗,嘤嘤嘤扑过来,一脸痛苦。
“阿耶!”
我去!
小崽子的嗓门都有些沙哑了,这是折腾了阿福多久?
“这是作甚?”
“阿耶!”老大得意洋洋的道:“杀敌!”
难怪姜融说什么武功传家。
“大将军!”
贾昱嚷道。
随后大将军就被老爹毫不留情的走马活擒,一路回家。
“阿耶,放开,要杀敌!”
一路叫嚷。
门打开,杜贺堆笑迎出来,“小郎君杀敌归来了?”
被拎着的大将军点头,“对。”
狄仁杰出来了,见状笑道:“你家大郎看着生气勃勃,让人艳羡。”
“回头等你家人来了,让他们和大郎有个伴。”
贾平安回头,“对了,我先收拾这个小崽子,晚些一起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