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 線上看-最是煎熬等待期看書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两天后,一份关于调查材料送到省委副书记办公桌上。曲悠然!三个字赫然跳入眼帘,曲毅之皱着眉头看完,然后用座机打通电话,沉声问,这里有份材料,让秘书传给你,你看看是否属实。也不待对方回答,就挂了电话。
曲悠然看着手机上传过来的照片,放大图像后仔细阅读了材料,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居然投资岳州还被监控,这是什么投资环境?!她抓起电话,大声说,对长宁的投资一律暂停,马上通知当地政F!
过了半个时辰,她渐渐冷静下来,再次仔细阅读材料,反复思考和权衡后,打通幺爸的电话,轻声说,调查材料宁致远陈述的是事实,没有任何作风问题,我助理一直在场的。曲毅之剪短地回了句,好!
三天后,宁致远你提拔为县区长的任前公示出现在省委组织部网站上。周涟漪大出一口气,暗道,真是好事多磨啊,但一定还会有后续动作的。
与周涟漪想到的一样,宁致远心里清楚,此事牵扯曲悠然,定然不会这么简单,作为分管干部的曲毅之绝不会坐视不管,目前静悄悄不等于不会秋后算账。
这个期间,在省人D副主任罗国平的推荐下,几家农业投资大企业相继来到岳州考察。
宁致远像个陀螺高速运转,既要陪着实地踏勘现场,又要亲自参加洽谈。招商引资是乡村产业振业的关键之关键,必须畅通社会资本进入乡村建设的渠道。但这个渠道很复杂,任何社会资本投资都需要国有土地作为收益保障,也就说,投资农村产业发展必须得考虑道路、能源等基础设施,需要进行先期进行基础设施投资,核心条款在土地收益专项用于偿还资金投入,其中包括资金占用费、延后支付利息等。
长期以来,宁致远已经在商业谈判的斗智斗勇中沉浸多年,早已练就一双火眼晶晶,第一时间找到对方的需求的关键和软肋,对于实力和意愿的分辨,是党政干部商海市场博弈的关键能力。
几轮下来,达成相对一致意见只有两家,分别是丘川省绿叶农业投资公司、榆州禾香农业投资公司。最后商定,先签订框架协议,当前抓紧起草协议文本,择日举行签约仪式。
回到办公室,宁致远感觉身子散架,但仍不忘叮嘱,云天,你和农业局长和兴隆镇商量一下,弄个实地考察方案,找个周末我们一起去实地考察一下,实力和经验是企业落地关键之处,谈判会上说的,我们要求证。
这几日,各曾经的祝贺电话不断打进来,虽然内心有些烦躁,但又不得热情地表达感谢。宁致远看看桌上不断震动手机,无奈地接起来,笑着说,哥老倌,请指示。电话里传来市商务局长的声音,祝贺兄弟县长,希望以后多支持商务工作。宁致远热情地说,还望您哥哥多支持岳州呢,我们一定按照你的要求抓好工作。
坐了一会儿,睡意袭来,宁致远实在睁不开眼睛,趴在办公桌上,慢慢睡着了,手中的签字笔“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办公室又恢复平静,一会儿后响起轻微的均匀鼾声。
简云天轻轻推开门,伸进脑袋瞧了瞧,然后迅速缩回头去,悄然无声拉上门,将手柄一提,反锁上了门。路过孟霏办公室时说,注意挡驾,千万不要让人去敲门,让他睡会吧,太累啦!孟霏点头说,昨晚在会议室洽谈起近凌晨一点呢!
简云天摇摇头,玩笑说,唉,反正我是不得这么拼的。孟霏也打趣道,当然哦,严姐这么乖的,你的精心放在这个上面呢。简云天笑骂道,你个二百五!
此时的宁致远正沉浸在一个白色梦境里,白雪纷扬,天地空濛,高挑女子,发髻高挽,一袭白裙,侧身仰望,秀臂抬起,轻轻吹雪。他猛然发现,好似韵诗,又如悠然,再像某个熟识之人。他想喊,却喊不出声音;他用手挥舞,却总也抬不起来。好像感知什么,女子微微侧过来,面容却逐渐模糊,渐渐隐在纷扬雪后,慢慢消失。
他努力奔跑,用力挣扎,拼命呼喊……哐当!头重重磕在底下石头上,疼痛让他猛然惊醒!
原来头磕在桌子上!揉着生疼的额头,回想刚才的梦,他心中顿时一空,怅然若失。
在这期间,曲悠然始终没有联系,宁致远一直在猜测,也在等待,隐隐约约感觉,这次上位,与曲毅之有关,其中之一的推手在吴老,也可能有曲悠然,一切都是机缘,或许有时候,简单相识能成就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一周公示期过去了,未见省委组织部发文。宁致远心中有些奇怪,很想打听一下情况,但这样显得有些沉不住气,遂作罢。
又过了一周,依然毫无音讯。宁致远决定,乘周末回丘川省城陪女儿的机会,择机约见一次初中女同学、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兰心。
本周五晚上,宁致远陪着女儿来到城市之心商业广场一家粤菜馆。宁语嫣突然想吃海鲜,而且吃粤味的。打电话给韵诗爸妈,结果外出旅行去了,薛仁熙本周未回家,罗幽兰单位有活动,剩下爷俩单独出来搓一顿。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 昨夜蒹葭-最是煎熬等待期看書
语嫣大悦,吃得香喷喷的样子,惹得宁致远哈哈大笑。语嫣放下刀叉,拍拍肚子说,老汉,真爽啊,好久没这么海吃了呢。宁致远笑着说,快长到爸爸耳朵高了,女孩子还是要注意形象的。语嫣噘嘴说,我胖吗?嘿嘿,我咋个吃都不得长胖的,没得办法,天生丽质呢!十五岁的宁语嫣出落得如花似玉,确实天生丽质,这让宁致远十分骄傲,眼里透露出慈爱,微笑说,那当然,我的女儿,对不对,肯定如花。
宁语嫣咯咯笑着,马上想起什么,嚷道,你才如花呢!宁致远马上想起周星驰的电影里那个如花的电影角色来,不由得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爷儿俩愉快地吃完饭,手挽手地走在大街上,一边往家的方向走,一边欣赏夜景并聊天。问了学习情况,宁致远突然话题一转,侧眼看看语嫣,低声问,我女儿这么乖,不会没有男生追吧?宁语嫣掐了一把父亲的胳膊,斜眼看着他说,你觉得呢?宁志远撇嘴道,肯定有,哼!宁语嫣咯咯笑起来,拖了一把,说,快点走,管得真宽,当好您的常务副县长吧!宁致远微笑着说,要是您老爸当县长呢?宁语嫣停住脚步,瞪大眼睛,急声问,说说,是真的吗?
宁致远笑着说,正在公示期间。宁语嫣迷茫地问,什么叫公示?宁致远解释说,所谓公示,就是上级组织要提拔某位干部,就要在媒体上向社会公开,征求大家的意见,特别是不是有与提拔相关的不同意见,供组织调查清楚后才能使用。宁语嫣又问,那有反对意见的呢?宁致远回答道,组织就会调查清楚,如果反映属实并充分说明这名干部在品质、能力、作风方面有问题,那就不会提拔使用,有的甚至还会被调查问责,很多干部因此被查处廉政问题,比如贪污、受贿啊,还要移交司法机关处置。
啊?宁语嫣大惊失色,赶紧问,那有没有人反映你呢?宁致远说,有,但调查清楚了,没问题。宁语嫣拍拍胸口,夸张地出着粗气说,哦哟,看来公务员还是高危行业呢!我以后可不当什么公务员的。宁致远爱怜地摸摸女儿的头发,拉着她继续往家里走。
回到家,语嫣进入自己房间之前,突然冒一句,要是我妈妈在,知道你任县长,肯定高兴坏了!说完,径直走进房间,留下宁致远站在客厅一片凌乱。
第二天,宁语嫣要补课,一早就返回学校了。送别女儿,宁致远驱车返回家中,补了一个回笼觉。朦胧间,突然听见电话响,看也没看就接起来,慵懒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甜美声音,致远,在丘川没呢?宁致远立马清醒过来,柔声道,心月姐,我在。
兰心月说,我在青山野舍茶庄,你过来吧。宁致远觉得这个茶庄名字很熟悉,但一时未能想起来。兰心月接着说,我在微信上给你发地址。宁致远回了声,好,然后赶紧爬起来洗漱。
车到青山野舍茶庄大门口,宁致远马上想起,那次曲悠然带着他来见曲毅之就是这个地方。
穿过亭台轩榭,转过假山小池,来到一个隐蔽的小舍,敲敲门,里面传来熟悉的请进的声音,后推门进去,见兰心月一身白色旗袍,坐在茶桌边悠然品茗。
宁致远笑着说,姐,好雅致!兰心月坐着未动,抿嘴道,过来坐,我给你倒茶呢!宁志远遂走过去坐下,端起一小碟茶,闻闻,再浅尝一口,顿觉舌上生津,赞道,真是好茶!是武夷山的明前茶吧?兰心月偏头看着他,笑着说,哟,还是个行家呢?宁志远惊奇地问,在四月以前喝到明前茶不稀奇,但现在马上九月了,如何保鲜的呢?
兰心月笑靥如花,淡然道,这就是青山野舍的过人之处,所以,省上很多领导都喜欢来这里呢。宁致远这才恍然大悟,再次端杯细品。
两人小声地拉起话题,就着茶香,聊起了近期各自状况。兰心月悠悠地说,这么几年,我一直没怎么联系你,但不等于我不关心你,只是换了种方式,默默关注你,包括这次提拔,我想,如果出局了,你就到省发改委来任秘书长吧。宁致远抿嘴乐起来,他知道,兰心月说的是真的,她从来没有骗过自己,只要说过的都是做到了的,况且现在是手握全省经济大权、项目大权的发改委主任,号称“二政F”一把手!
宁致远说,现在公示期,不知为什么过了公示期,还未上省委常委会议研究,也不知道是否出了问题。兰心月笑着说,你那女同学就是直管市州干部的,你问她呀。宁致远微笑说,想过,但没好出口问。
超棒的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 昨夜蒹葭-最是煎熬等待期展示
兰心月理理头发,柔声说,我已经问过了,不是你的问题,是其他市州班子配置中出现了不同意见,这个你不要问,涉及高层决策。宁致远哦了一声,心中有些嘲笑自己,一个区区县长,哪里会因为你而导致省委常委会议召开延迟呢!
不过,听说这个消息,宁致远内心大悦,笑着说,姐,以后多支持岳州,也就相当于支持我呗!兰心月调笑道,哟,还没正式当呢,就开始运作工作上的事情啦?宁致远嘿嘿笑着说,反正赖上您了。
兰心月美目流波,幽幽看着他。
宁致远顿时心里一动,赶紧转移目光,看着室内墙角那盆大型兰花,笑着说,姐,那兰花值不少钱的。兰心月噗嗤一声笑起来,站起来,踩着高跟鞋向卫生间走去。
宁致远拿出手机,慢慢刷着屏幕。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宁致远赶紧走过去,问,姐,怎么啦?兰心月隔门回道,没什么的,就是手被划了一下。宁致远问,要紧不?兰心月小声道,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宁致远带着一腔关心,推门进去,看到一个玉人正两眼含情,靠着浣洗台,一片风情万种。宁致远瞬间沦陷,久违的感觉呼啸而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最是煎熬等待期讀書
从卫生间出来,宁致远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脸颊红润滴得出水的她,嘴角露出坏坏的微笑。兰心月掐了一把他腿,娇嗔道,快被你折腾得死了。宁致远眼波再次荡漾开去,仿佛回到了三年前。
快到中午时,服务员进来招呼说,客人已经到齐,是否可以上菜?兰心月点点头,微笑说,走吧,今天中午给你祝贺,来的都是省发改委的有关处长,工作上的事情以后你就联系他们吧。宁致远内心激越,感动得一塌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