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分享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驻地内与宛刚和石金明聊了一阵后易天把自己的筹划都详细的告知二人。石金明对此明显是感到异常差异,但宛刚却是认为此次易天处理的较为妥当,至少面对着两个下界真仙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如果连得易天在面对他们的时候都需要退避三舍,那说起来他们这些合体期修士如果对上下界真仙分身那只有逃的份。好在这二人似乎是处于敌对关系状态,目前看来就这一点还是对诸人较为有利的。
这些个下界真仙矛盾越深对于众人就越有利,而且易天还提及如果在仙界碎片内有真仙分身陨落其本尊也无法察觉得到。此事才是这次仙界碎片之行中最为关键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相伴
稍迟三人合计好后便悄悄隐去身形从蛮角族的驻地内飞出,身为合体期修士自然可以轻易瞒过那些低阶修士。宛刚则是留下了道传讯嘱咐下族人,随后一马当先的带着二人朝那两界通道的位置径直飞去。
易天则是一直维持着魔修本尊的样子,在地狱界中游历了段时间后还是发现魔修状态较为适宜。虽说所能施展的功法会略有些限制但是四周的灵力属性对自己却没有任何掣肘。
来到了通道附近后在附近空中上方遥望了下,只见有数道灰色的幽冥灵力从中溢出随后又被此界的灵力再次同化了去。这通道不过十丈宽的样子,正中充斥着灰色的幽冥之气,顺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旋转之下形成了道螺旋气劲漩涡。
宛刚则是伸手一指开口说道:“那里便是幽冥界的入口了,而且这也是上灵九界之中为数不少的直接通道。”
“哦,宛道友为何有此一言?”易天打量了下后随口问道。
“幽冥界内通其余诸界的界面通道早在数万年前幽冥皇朝覆灭时就被封禁了去,”宛刚解释道:“其中还有不少是在双向封禁的,即除了幽冥界外另一头也被堵死了。”
“原来如此,难怪我游历过其余六界后很少有发现通往幽冥界的界门存在,”易天想了下回道:“那除了这里外,幽冥界还与何处相连。”
“鬼界,”石金明插嘴道:“可惜鬼界之中修炼的灵力与其余诸界都不同,所以即便是有通道两边的来往也不多。”
“好了,我们走吧,否则一会要是遇见阎邱等人却不是什么好事,”宛刚打断了石金明的话道。说完只见他伸手示意了下后便一马当先朝着通道入口飞去。
石金明则是紧紧跟上,二人身上祭起一道闪烁的灵光护盾将周身护的严实,随后朝着通道内那灰色的幽冥灵力漩涡之中一头栽了进去。
易天看得真切随后也祭起遁术动身,周身防护罩将自己护住后身体像离弦之箭般跟在二人身后。‘噗嗤’一声没入了界面通道的灵力漩涡之中。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 ptt-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讀書
来到内中后却是发现此处通道比起穿梭界门时的通道更为麻烦,四周混乱的的灵力罡风皱起。夹杂着幽冥界内的幽冥之气打在防护罩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好在这条通道似乎也不长,三人持续飞行了大半刻后便看到远处现出了出口的光点。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 線上看-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閲讀
此时宛刚突然加快了遁速,嘴里传音道了句:“接近出口处的罡风更为猛烈,大家一鼓作气冲过去吧。”
说完也不啰嗦周身灵光大现之下灵力输出加强了三分不止。
石金明也是有样学样,估计他也是常客对通道内的情形自然也是知根知底了。
至于易天则是嘴角微微一抽随后稍稍提了下速度便跟上了二人。在界面通道内飞过百息后三人依次穿过出口来到了外界。
在空中稳住身形后易天只觉得有一股冰凉的幽冥之气朝着自己身边涌来。微微一顿过后自己体内飞快的调息运功开始吸收这般灵力反哺自身。转过身来反观宛刚和石金明二人此时面色不变可都纷纷取出了丹药先行服下回复灵力。
当他们见到易天的样子后脸上也都是露出惊讶的神色,石金明则是笑着道:“没想到你的实力远胜于我们,来到此界后竟然这么快就能适应了。”
知他话中所指易天却是淡淡一笑回道:“在下修炼的功法特意对于这般幽冥灵力也能适当消化收为己用,只是不比在地狱界中那般效率高罢了。”
宛刚也是面露羡慕之色道:“易道友果然实力超群,如我与石金明每次来到此界后都要先适应一下才行,否则这些幽冥灵力入体后与原有灵力相驳也会产生点灵力紊乱。”
“灵力紊乱,”易天闻言眉头轻皱随即缓缓舒展开来道:“这么说来那两位下界真仙分身来到此后也会出现相应的问题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估计应该和我们的处境差不多,但他们实力不凡想必会有其他的应对手段,总的来说比我们还是强了不少,”宛刚回道。
“我察觉到在此界中充斥着幽冥之力,普通的招数受到环境因素的限制势必威力会大打折扣,”易天接着说道:“而且据我所知越是高阶的神通在此灵力相驳的环境下被限制的越厉害。”
“希望如此吧,”宛刚则是点头附和道:“易道友心中所想之事我也能够料到点,不过此是后话待到我们探索完仙界碎片后再说吧。”
点了点头易天回道:“确实如此,现在还是先去拜访一下黄泉守卫吧,我料宛中流也必定会有不少话想与我说。”
宛刚则是取出了份早就准备好的地图玉简隔空送了过来道:“黄泉守卫的势力现如今主要分布在‘黄泉谷’,‘奈何郡’,以及‘黑水县’三处。”
“哦,为何黄泉守卫会将势力分散的那么开?”易天问道。
“黄泉守卫的大长老阎文镜长居‘黄泉谷’,家祖宛中流则是在‘奈何郡’主持大局,现任幽冥皇朝的人都在那里,”宛刚解释道。
“为何现任幽冥皇朝的人都住在‘奈何郡’,那不知‘黑水县’又是黄泉守卫的何处驻地呢?”易天不解的问道。
“此事易道友有所不知,那‘黑水县’是黄泉守卫对外的主要贸易区域,但是此处人多眼杂又有可能会掺和着不少狞狂的探子在。有鉴于此黄泉守卫便将此处设置为只限于低阶修士交流的区域,”宛刚说道:“毕竟黄泉守卫作为幽冥界的大势力同灵界宗门一样都需要有固定的贸易物资往来才能养下一班皇朝的人马。”
“看来这现任的幽冥皇朝也是够寒酸的,只能依仗‘黑水县’的贸易来维持日常的运作,”易天却是不屑的道。
在一边的石金明却是裂开嘴巴大小道:“易道友这你有所不知了,这两处地名听上去只是郡县一级的称呼,可要说所占地域比起你们灵界之中任何一个大宗门的驻地都不遑多让。”
“原来如此,”易天若有所思的回道。
“走吧,抓紧时间,这里距离‘奈何郡’也有不少路,我们持续飞行也要花上数日时光,”宛刚说罢转过身来选定了方向后便准备动身。
“不急,三人这样飞行消耗不小,还是用飞行载具吧,”易天说罢取出了小型冲锋舟祭在手中,接着伸手一扬手中灵器化作道灵光飞出。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讀書
‘嗖’的一声三人面前现出了艘二十丈长,五丈宽的冲锋舟,四周流光溢彩闪过后三人依次进入船舱之中。接着便议定大家轮流驾驶如此也好节省下不必要的灵力消耗。
十息后空中冲锋舟周身灵光闪烁过后祭起了道白色的光晕将船身护住,而后猛一发力朝着远处疾驰而去,其速度丝毫不比合体中期修士全力施展遁术慢。
在船舱内先是由石金明驾驶,易天便与宛刚在主舱室内正中的客厅圆台边坐了下来。稍稍安定好后,易天才开口问道:“我们如今先去哪一处?”
“家祖早就接到了我的传讯,此时应该在‘奈何郡’内的皇城等候着,”宛刚说道。
“黄泉守卫搞这么大动静又是修建皇宫,又是开辟对外贸易区域,如此还没有被幽冥大帝狞狂铲除掉也是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易天调侃道。
“实则是黄泉守卫的大长老阎文镜出面给下面的人争取了极大的生存空间,”宛刚说道:“只是他的寿元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总有耗完的那一日。”
“此事我也略有所闻,只是阎文镜与那狞狂的关系实在是关于密切,又是前任幽冥大帝散魂之一,”易天唏嘘道。
“易道友心中所虑之事我也能够料到点,”宛刚则是面色一正道:“说起来我也是见过那位大人物的,要不是有他出手制衡狞狂只怕幽冥界中现在的局势也不会如此太平。”
“不过现在我倒是对狞狂的本体非常感兴趣,”易天话锋一转说道:“不知宛道友对此可有什么见解?”
宛刚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只是道听途说,但我从未见过狞狂的本尊,此时恐怕只有找家祖询问才可了。”
虽然早就有过此猜想,但是从宛刚嘴里坐实了此事易天也是觉得无可奈何。随即又问道:“那宛道友可有与那幽冥童子接触过,不知此獠身上有无什么特别的么?”
“此事易道友倒是问对人了,”宛刚想了下回道:“实则我与幽冥童子不过是见过数次罢了,但是还真发现他身上的有些古怪的地方。”
“哦不知你有何发现?”易天脸上一喜急忙问道。
“神魂的问题,”宛刚说道:“起先我只知道幽冥童子是幽冥大帝的分身,而且还是不同于碧落妖姬那种夺舍而来的分身。”
“碧落妖姬的事情我之前已经与你解释过了,但幽冥童子的情况还请道友说详细点,”易天急忙问道。
“先天灵种,”宛刚嘴里蹦出这个名词随即一脸正色道:“我认为幽冥童子是狞狂本尊在炼化了先天灵种后注入神念才祭炼成的一类分身。”
“道友为何有此一言,难道你察觉到他身上有什么特殊属性,”易天试问道“如果是使用先天灵种灌入神念祭炼成分身,必定会留有原先的灵种属性才是,只是我上次远远望见后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啊?”
超棒的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 起點-第兩千二百零二章 行程展示
“我也只能说是一种猜测罢了,”宛刚说道:“主要是我发觉幽冥童子进入地狱界后明显受到所在位面灵力的压制有异于常人,虽然只在地狱界内见过他出手一次可相比之下在幽冥界内他的实力更强。”
“环境因素对‘先天灵种’的制约,”易天想了下脱口而出道:“只是不知幽冥童子的本体到底是何‘先天灵种’所化,如果知道了确切信息将来出手对付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此事你还是找家祖求证吧,相信以他的眼力能够分辨出来,”宛刚说道:“还有你说碧落妖姬想要摆脱狞狂束缚的消息可是能确准,这次一旦大家动起手来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易道友你接连铲除了狞狂的四具分身却又无法找到他的本体所在本就是留下了无穷的隐患”。
知道宛刚心中的顾虑易天则是正色道:“从碧落妖姬给的消息分析,她说的至少有七成可信度。我现在需要宛道友遣人去奈落皇城查证一番,看看到底是不是与碧落妖姬所言相符。”
“此事易而,”宛刚取出了块传讯玉符在上面写下了符命后激活了送了出去,而后说道:“奈落皇城内也有不少我族暗子在,我这就让他们发动起来查探此事的缘由,如果真像碧落妖姬所说的那样此事又该如何处理呢?”
“当然是速战速决,现在还不是直面狞狂的最佳时机,待到将幽冥童子除去返回此界后便可,”易天笑着回道。
“何以见得呢?”宛刚问道。
“狞狂本体必定是出了极为严峻的问题,所以他才会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易天解释道:“其实我也是在不断的试探对方的底线,除去了幽冥童子,加上碧落妖姬的反水后狞狂本尊实则已经无可用之人了。趁他病要他命,如此良机怎可白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