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222章 晴兒推薦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继续和珍妮特讨论了一些事情,时间到了八点半,西蒙联通了提前约好的与陈晴的视频通话。
因为最近的事情,和中国那边沟通比较频繁。
书桌上的电脑屏幕里很快出现了陈晴的身影,对面妮子看到靠在西蒙怀里的珍妮特,立刻露出一个暖暖的笑脸,用中文道:“夫人晚上好,晴儿给您请安啦。”
珍妮特一点不领情,翻着白眼同样用中文道:“一看就是做了坏事,心虚。”
陈晴立刻可怜兮兮:“夫人,晴儿冤枉呀。”
珍妮特在西蒙怀里伸开手臂舒展了一下身体,起身道:“你们聊吧,我先上去了。”
西蒙和珍妮特吻了下,目送女人离开,稍稍有些古怪地看向陈晴:“‘晴儿’这个角色不错,或许可以加到什么电视剧里。”
陈晴见珍妮特离开,也不再扮可怜,还兴致勃勃道:“演反派吗,杀人不眨眼那种?”
“那多煞风景,演一个小公主小格格之类。”
陈晴坚决服从自家老板的建议:“嗯啊,最近恰好开了很多古装剧,《康熙微服私访记2》就不错,添一个晴儿格格的角色,像我这么讨喜那种。”
西蒙想到的当然是曾经《还珠格格2》里的晴格格,只是陈晴都这么说了,也不太好再未卜先知地改到《还珠格格2》里。中国的电视剧,系列长篇不多,更何况《还珠格格》还没有播出,能不能成功都是两可,会不会有续集,更是谁也说不准。
于是转向其他话题。
陈晴先提到一件事:“韩国那边,18号的事情,后续麻烦都解决了,我们通过一些运作,还有媒体上关于青瓦台试图干涉言论自由的舆论压力,迫使韩国政府取消了对那次事件的调查。不过,老板,那边那个,关司原的表现不错,权政廷,干的活实在是糙了一点,第二天就被人抓到,太笨了。”
还是10月18号那天韩国突然爆发韩国总统计划以出卖国家利益为代价向IMF求援引发民众抗议的事情。
突然而来的这件事,韩国政府只要不傻,大概就能猜测是有人在幕后鼓动。
西蒙双保险策略下的两个团队,韩裔美籍二代关司原做的很出色,因为带了一个本就是从某些基金会挖来很擅长运作某些事情的团队,另外的一颗棋子,权政廷的那个土著团队,运作就确实粗糙了一些。
权政廷的团队,包括权政廷本人,第二天九个人就全部被抓。
毕竟煽动民众暴乱,几近叛国。
维斯特洛家族在韩国的其他势力提前就得到了消息,紧急报到西蒙这边,西蒙故意没让人阻止,算是一次对权政廷的考验。
然后,稍稍小浪淘沙,权政廷和她妻子,还有团队里另外一个知晓西蒙站在幕后的中年人崔载显,都挺过了考验,没有把西蒙出卖,审问当中都坚持自己只是履行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义务。
另外六个人,其中三个面临重罪恐吓,都崩溃交代,一切都是权政廷指使,同时幕后还有所谓的‘老板’,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老板’到底是谁,甚至,为了立功赎罪,还吐露了权政廷那个团队此前几个月的商业间谍活动。
还有三个,同样挺到了维斯特洛体系派遣的律师出面。
随后,在一些舆论压力的操作下,韩国政府只得放人,包括所谓的商业间谍活动,因为这方面权政廷做得非常谨慎,没有留下太多证据,再加上舆论的施压和维斯特洛体系的暗中打点,都不了了之。
作为保持忠诚的奖励,西蒙已经让人安排了挺过审问的六人,包括他们的家人,暂时搬去了香港,算是度假休整。
至于没挺住的三个,既然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那就继续关着吧。
说起来,西蒙之所以放任权政廷等人接受考验,也是有恃无恐。
就算权政廷不顾一切地把他也供了出来,又能如何?韩国政府还敢跑来逮捕西蒙·维斯特洛?
只能捏鼻子忍着。
熱門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ptt-第1222章 晴兒推薦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的博弈。
如果是无根无底的几个小人物,敢做这么大的事情,直接人间蒸发都不是没有可能。然而,如果你实力足够,别说一些幕后的小小煽动,哪怕组织叛军推翻政府,又能如何?
再说韩国那边,如果查到,西蒙免不了会被记上小账本。
但,且不说对方有没有秋后算账的实力,现任的金泳三政府,甚至连算账的时间都没有,马上可就要下台了。
再然后。
还是刚刚和珍妮特说起的,这个世界是健忘的。
就像美国,别说幕后,明面上都做了那么多破事,又有几个国家找美国算过账?
不是不想,而是算不起。
只能自我安慰一下,忘掉,然后捏出笑脸继续合作。
这就是世道。
亚洲那边时间已经是周二的中午,因为周三下午的那场发布会,陈晴周三上午会飞去香港。
西蒙和陈晴讨论了一些周三那些事情的细节,又转到韩国。
可以想见,西蒙以救星姿态支撑香港之后,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也能稍稍反应过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时候,维斯特洛体系这边就该主动一些。
当然,对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之流,西蒙是没兴趣的,他只盯着韩国:“第一个目标,小晴,让韩国在被迫再次向IMF求援之前,提前解除外资对韩国企业的持股限制,而且,我不想看到50%之类,必须直接100%,这就是你的第一阶段任务。”
对面的陈晴道:“老板,我都考虑好说辞了呢,韩国总是要向IMF投降的,提前主动开放一些限制,就能在与IMF的协议中少签署一些条款,这样民众的骂声会少一些,这样多好?”
西蒙笑着点头:“聪明。”
陈晴却是又道:“可是,老板,我们提前这么做,你就不怕我们看中的一些产业被其他资本抢走吗?”
西蒙反问:“你那么多韩国企业的资料都白看了?”
陈晴愣了下,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老板,我明白了。”
这次危机,韩国最严重的问题是外债,而这些外债,大部分其实都是由韩国各家财阀背负。
根据维斯特洛体系在韩国的团队收集到的资料,韩国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诸如三星这种300%左右的都算低的,其他一些财阀,甚至资产负债率500%以上的都数不胜数。
这种情况下,除非得到一定的保障,或者,像维斯特洛体系这样拥有自己的准确目标和盘算,否则,资本逃都逃不及,哪里还敢主动扎进去?
当然,由于维斯特洛体系这个目标太明显,一旦西蒙出手,难免会引来跟风,但,这种事本就在预料之中,西蒙能做的只是采取相应手段尽可能避免其他资本半路杀出。因此,无论是否在IMF与韩国达成协议之前推动韩国解除外资持股限制,都无所谓。
想明白这件事,陈晴又道:“老板,关于娱乐产业,需要我提前做一些事情吗?”
“这是小事,不急,先抓大方向。”
陈晴点头,又和自家老板谈了一些细节,看时间差不多,最后道:“老板,秦不醉的事情,真的要按照你上次邮件里的回复让她自己处理吗?很漂亮的一对母女哦,而且还会打架,可精彩了。”
“看来珍妮刚刚一点都没有冤枉你。”
陈晴顿时又委屈:“我可是一心一意为老板着想呀。”
如果这妮子在眼前,西蒙肯定要抬手过去在她脑门上敲一下:“就按我说的做,不许胡闹。”
陈晴很敏锐地在镜头那边缩了缩脖子,乖巧保证:“好吧,老板。”随后还不舍得挂断,又道:“对了,老板,那些小妖精已经安排在温榆河那边的小区了,你下次什么时候来中国,这边玩着方便哦?”
西蒙直接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