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98精品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696章 賣草蓆的修道者(求訂閱)閲讀-2vtld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娶妻一事,姜尚本还想反抗一下,毕竟是包办婚姻他不喜欢。
但宋异人却拒绝了。
一大把年纪了。
早已过谈婚论嫁的年龄,能找一个人凑合过日子已经很不错了。
并且,宋异人还直言不讳地说道:“二弟,物色合适人选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此事大哥会替你做主的。
你尽管放心,大哥会尽可能地为你讨来一位黄花大闺女。”
姜尚:“……”
在义兄的热情下,姜尚总觉得不是那个味了。
重点在黄花大闺女上吗?
不在啊。
可这位大哥已经拍板了。
不容他质疑。
宴席结束后,姜尚就被下人们送去客房了。
身怀法力,他并未醉酒。
但也有些苦涩起来,自家义兄太过热情了,还是老样子。
不过。
“我似乎成为拖累了。”
姜尚有些感慨,义兄连‘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想必是奇遇无数。
早知当初,自己就不出去寻仙问道了。
修道修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啊。
虽然主要是他姜尚自己天赋的问题,可如果没有出去的话,他现在也是儿孙满堂了吧。
还不用担心义兄去寻一黄花大闺女来。
“难道,像我这把年纪了,还要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不成?”
姜尚心道:“虽说年轻的比较好,但我姜尚是讲武德的修道者啊。”
那些喜欢年轻的,又那样去做的,就是不讲武德。
而自己不是。
与那等人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
“算了,到时候再看情况吧。”
姜尚仔细想着,“到时候,若大哥真为我寻来一年轻美貌的小姑娘,就劝说一下。”
嗯。
他姜尚是讲武德的修道者。
次日。
姜尚还未醒来,宋异人就已经为他准备好宅子了。
有钱就快。
直接买买买,便解决了。
况且,一座郊区的宅子花不了多少。
待姜尚醒来后,宋异人才跟他说起来,“咳咳,二弟啊。
宅子的事情为兄已经替你解决了。
家具一应俱全,直接就可以搬过去住。
少女契約之
妻子的问题,为兄也托人打听了,有一名为马氏的女子,今六十多未嫁,正是黄花大闺女。
二弟若不嫌弃的话,就由为兄主持你们之间的婚礼了。”
姜尚:“……”
闻言。
姜尚是有些发懵的,“大哥,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你就打听到了?”
这速度是不是快了些。
让他有些难回过神,甚至都还是一片懵神的。
大哥当真没有骗自己吗?
“为何我总觉得大哥是早就寻找好的?”
姜尚忽然间有这种感觉,这位义兄对自己未免也太好了吧。
但他又不好直接说。
苦涩地回应道:“大哥,你看着办吧,只要人家不嫌弃我就好。”
现在啊。
他就怕人家嫌自己穷。
毕竟修道多年,他姜尚也没点家产,也没半亩田。
若非义兄的接济,只怕连日子都过不下去。
不过……
姜尚也明白一个道理。
义兄不可能一辈子接济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还得靠自己。
“好,二弟你答应了就好。”
宋异人高兴不已,“成亲后,你便要好好过日子了,切莫老是想着修道的事情,也要想一想妻儿老小。”
“好,大哥。”
姜尚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不敢不答应。
毕竟义兄也是为自己好。
他老人家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因为自己。
薄荷味兒時代 蘇訫予
几日后。
成亲便正式开始了。
人海风声
果不其然,所有的事情都是宋异人操办的,没有让姜尚过问过。
当然。
除这些外。
姜尚也算是见到他那位未过门的妻子。
——一个六十多岁的黄花大闺女。
如此也不算祸害了。
反正对方也不算是漂亮,只能说传宗接代的话,还能将就吧。
其他的就别想了。
事已至此。
姜尚已经认命了。
自己修道不成,乃是天命注定。
既然如此,那就老老实实的过普通人的日子吧。
婚姻是美好的。
但婚后的日子却不一定是美好的。
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婚后日子的主题。
一开始姜尚靠着宋异人的接济,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后。
宋异人的接济也逐渐过了。
他也不可能依靠义兄的接济过一辈子吧。
生物制造 小馨宠儿
这般想法下,姜尚开始让义兄给他找活计做,可姜尚是做啥啥不行的存在。
哪里做得好。
差点把宋异人的生意搅黄。
从此后宋异人就不敢带姜尚一起做生意了。
蜕变
种地的话也不行。
宋异人一眼就看出自家这位兄弟不擅种田。
若真让他种,只怕会自己把自己饿死。
百般无奈之下,宋异人只好从新开始为姜尚谋求一个活计。
但还没谋好,就听说姜尚去卖草席了。
待看到姜尚的时候,宋异人的嘴角不由得狠狠抽搐几下起来。
他颇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二弟啊,你这草席一天能卖多少钱啊?”
如此维持生计,怕是在做梦吧。
莫非,这个义弟修道修傻了?
倒是有这般可能。
姜尚:“……”
医世枭雄
望着面前的义兄,姜尚顿时老脸一红,也是尴尬不已,“咳咳,大哥,你怎么来了?”
“二弟,我不是叫你等两天吗?”
宋异人郁闷地问道:“为兄一直在想办法,你怎地处来卖草席了?”
若是生意正常一点,他倒也无所谓。
也不会说什么。
偏偏这位义弟的草席生意是真的……
一个字:差。
三个字:差得很。
不是自己打击,而是事实如此。
“大哥,你有所不知啊。”
说起这事来,姜尚的心里就一肚子火气无处发,“家种虽有兄长接济相助,然家还有母老虎,唠叨不休。
言我不思进取,不能赚取生计所需。
又因终日在家闲赋着,兄之赐,弟心有愧疚。
思来想去,弟年轻时曾与家中长者学过一些编织之术,便想着来卖卖草席。
谁知……”
最后一声叹息。
不用问了。
宋异人也知道姜尚生意不好。
或许是因人而异吧。
又或者。
这位义弟天生就如此之故。
反正卖不出去。
还好竹子不要钱,不然亏大了。
“二弟,你且跟我回去。”
宋异人道:“待为兄好好想想,看什么样的活计适合你。”
他之意。
開元紀
是让姜尚不要慌张。
也不要那么早就开始有想法。
毕竟你姜尚修那么多年的道,早就与这世俗隔绝了。
脱离社会了。
需要重新才能融进来。
闻言。
姜尚犹豫片刻后,还是同意了。
待回到家,经宋异人的一番劝说后,马氏才没有继续叨扰姜尚。
凡人的生活,总算是让姜尚吃尽苦头。
原本,姜尚打算去算命。
但当宋异人问到他修为时,他吱呜不语,好似难以启齿一样。
如此一来。
宋异人便知这位义弟大概是没有多少道行。
算命怕是也不行。
算不准,被人推摊子就惨了。
搞不好还要被打。
虽然他宋异人赚些钱财,有点家底,但和真正的权贵比起来差远了。
而算命这种事,基本上都是一些权贵才能算。
普通人想算也没钱,也没那命。
自然不会去算命。
得罪权贵,任你神通滔天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当姜尚提出来要去以算命谋生时,宋异人第一个就提出反对意见。
而见姜尚终究是没事干惹出来的矛盾。
宋异人只好咬牙道:“二弟,这样吧。
明日我有一些肥鱼要送到一位高人的居所,你跟我一起去吧。
先认认门路,待熟悉后就由你来送。
我照样开你工钱。”
他虽然也害怕姜尚给自己搞砸。
但也不得不这般做。
姜尚毕竟是他宋异人的结拜义弟,他不帮就没人帮了。
“这回,我亲自带你过去认认门路。”
宋异人又补充一句,“免得你又搞出些幺蛾子来,反倒是不美了。”
姜尚能搞事,他是知道的。
此前为姜尚找的活计就是如此缘故,才导致这般的结果。
实在是不放心。
万一又搞出一些幺蛾子出来,他都没地方哭去。
那才悲惨。
主要是,宋异人害怕姜尚把自己的生意搞砸了。
他心里想着,“这一回,由我亲自带队下,应该不会有事情吧。
大不了,我盯紧点就是了。”
否则这日子没法过了。
闻言。
姜尚有些犹豫,他担忧地问道:“大哥,这不会影响到你吧?”
自己惹事的能力,姜尚还是清楚的。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
心中有些莫名,“莫非我姜尚上一世的时候,是惹事精吗?”
可他分明记得很清楚。
天尊曾经说过,自己乃是飞熊转世。
不是惹事精啊。
“我会看着的。”
宋异人哭笑不得地道:“这回,你可得老实点啊,明日咱们要去送食材的地方,是一处高人的居所。
你可不能给我搞破坏,也不要乱说话,免得出现纰漏不好。
一旦出事,坏了生意是小。
可能还会出人命,到时候就别怪兄长没有提醒你啊。”
这时候,就连姜尚之妻马氏也在一旁劝说起来,“夫君,兄长都这么说了,你还犹豫什么?
莫非是信不过兄长吗?
还是你觉得,依旧要闹事,想坏了兄长的生意?”
姜尚:“……”
这般高帽子盖下来,那可严重了。
自己哪里敢坏兄长的生意啊。
他连忙摇头否定,“没有的事,你不要乱说话,兄长还在这里呢。
也罢,明日我就与兄长一起去吧。
不过……
这其中若有需要注意的事项,兄长你一定要提前跟我说明,免得到时候冒犯就不好。”
见姜尚答应,马氏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
作为妻子,谁不想自己的夫君是个有本事的人呢。
她马氏也是如此。
而宋异人的心则有些悬起来了,他心道:“二弟该不会真的要闹事吧?”
可表面上。
宋异人还是很和善地点点头,“二弟你答应就好,明日我再与你说详细的注意事项,切莫要误事。”
这一次,他宋异人也是舍命陪君子啊。
搞不好他宋家的生意就黄了。
实在是被姜尚给弄得害怕了。
正所谓: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